热门话题: 国际军事社会站务娱乐

文人电影的大众化突围与《无问西东》的格调 ​​​​

文人电影《无问西东》的精英格调需要正面大众化传播的问题,问题的解决程度也决定了电影的高度。

《无问西东》很好的完成了命题作文,但其精英化的叙事和话语表述方式,可能引发争议。

想必,很多人都看过学校的校庆短片。

短片中一个学校的成立、建设与发展历程,可能会通过校园景观的影像展示,辅以文字、图片和声音,并邀请校友和他人进行正面评价。也依赖于此,学校的精神气质和辉煌得以立体展现。

但校庆短片的受众多集中于一个学校的范围,而且因为在有限的时间里,塞入了庞大的缺少修饰的信息,不符合一部电影的故事性要求,所以,校庆短片的传播范围拓展空间极其有限。

作为清华大学的校庆献礼电影,《无问西东》在清华校庆献礼这一“命题作文”框架下,具有不同于国家和社会的文人视角,也先在的具有一种精英格调。

而作为面向大众的文化产品,《无问西东》需要正面两个问题:

第一,如何在大跨度的时空范围内,赋予影片以故事片的生动性和戏剧性?

第二,如何突破清华单一校友受众,调整精英化的表达方式,友好地对大众进行传播?

两个问题,一个是电影的内容和形式呈现问题,一个就是如何适应电影的大众传播媒体功能的问题。

就第一个问题而言,《无问西东》做得很优秀。

观众对年代数字和事件可能并不敏感,但对人物、故事和画面有着强烈的共情能力。

按照时序,

第一段,学生在文理科之间选择困难,在泰戈尔访华这一盛事中,迷思得以破解;

第二段,战争年代,富家学子在学习与参军,家庭与国家之间的选择,也在老师的启发,自己的观察和反思之下,投笔从戎;

第三段,新中国的特殊时期,清华核物理学子面临个人情感与国家需求之间的纠葛,在遭受情伤和情人被伤之下,奋斗在科研战线上;

第四段,及至和平年代,职场纠纷和生活琐屑之下,个体是否要?或者是否能够坚守善良?也成为小时代的大命题。

大时代,苦难中国的背景下,个人的抉择容易被潮流裹挟;

喧嚣浮华的小时代,职场重压和价值多元的背景下,个人的抉择也绝谈不上轻松。

幸运的是,我们的主角选择了对真实和善良的追求,为教育、为国家、为爱人、为社会奉献了自己的力量。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是收获了心安,并认定心安才是快乐之源。

在人物故事之外,清华的坎坷、辉煌以及一以贯之的人文精神在影片中交替呈现。民国风情、空战追击、新中国的时代风貌这些独特景观,都得到不错的展现。

可以说,创作者完成了一份不错的命题作文。而且无意堆砌大师和功绩,而聚焦于大学人文精神的传达,极具格调。

就第二个问题而言,《无问西东》则存在瑕疵。

首先,拼图式的故事架构,对那些抱着看熟脸或者是特效的观众来说,显得倍加煎熬。而对电影有着明确信心和期待的人,也需要保持耐心,观影至中途,恍然发现,这是个好片。

其次,片中过于书面化的对白和画外音,让我们看到校园献礼片中的文艺通病。那种对生活化场景的抽象与体悟,疏远了生活,也意味着对大众的脱离,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电影中精良置景以及电影取材的真实性。

还有,浓墨重彩新中国段落,在情节设定和人物对白方面都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以篇幅论重心,可以直觉地感受到章子怡所在的段落的分量较重。这个段落除了因为一些客观因素存在表达困境之外,就电影本身而言也存在问题。

如果我们剥离时代背景,仅看段落中出现的一女二男的情感历程,就发现部分桥段像极了电视剧中的狗血误会段落。而且人物的对白和旁白都存在过于书面化的问题,破坏了电影的整体质感和真实感。

《无问西东》是一部美好的电影。大量的柔光场景,赋予了以青春为主题的片子以唯美向的底色。色彩饱满的银杏叶,旷远粗粝的沙漠等场景对比写实向的苦难展示,让这份美好愈发珍贵。

《无问西东》中的演员给了我们很多惊喜。

王力宏扮演的身负才情和家国情怀的书生形象非常成功。驾驶战机向穷苦孩子投送粮食,并带动飞行员团队集体投送食物,感人至深。米雪的贵族妇人形象与之搭配毫无违和感,双胞胎齐跪地场景,触发泪点。

时空交错的非线性叙事和书面化的人物对白及旁白,对一些对电影有着文艺诉求的观者而言,不失为一种格调;但对另一些观众又显得有些过于高远了。所以,《无问西东》的评论分化可能具有必然性。

好在,苦难中国的背景足够沉重,所以,我们的飞行员略过这片土地,相比《敦刻尔克》中的汤姆哈迪,有着更为丰盈人格。

好在,清华大学的历史足够厚重,所以,这所高校的人物足以代表一种理想化的文人风骨和家国情怀。而这所高校的苦难、辉煌和故事,也足以成为一个国家的珍贵记忆。

从民国到当代,从北京到边疆,时空流转。不变的是多样的人物,留存了对真实和快乐的向往,在传统,家庭,政治,社会的作用下,不违良善本心,寻得自在。只是电影中的文人情怀和电影格调可能与大众传播相悖而行,是非冷暖,观者自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