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国际军事社会站务娱乐

吃驴肉记(原创)

老大哥请我们喝酒,去了驴肉馆。

心里美、蒸素菜、烧紫茄、娃娃菜、疙瘩汤、驴肉、火烧、酒,热热闹闹,开动。

话题却跑歪了。

王安忆《长恨歌》讲只有深入到弄堂深处,见到角角落落闲闲碎碎的故事,才见到了真实的世界。表面上的风光与正确,只是表面,装饰过的。内中深处的甚至隐蔽的,才是真实相,是人生的根底。

我们就深入到了工作了十来年的单位的深处,窥见了人生。

其实也因为这些虽然是细碎的八卦的,男男女女的边角料的故事,使我们感受到自己单位的接地气的一面,不装模作样的一面。

《史记》传人,如果像写樊哙那样,通篇“斩首多少级,捕虏多少人,封什么君”,就无趣得很。但有了胯下之辱,鸿鹄之叹,霸王别姬之类的故事,就有了活人的气息。

一个单位,如果说起来都是“资产几何,纳税多少,获奖若干”之类,也就是纸糊的假面子了。而内中的角角落落的(或许上不得台面的)故事,倒是有血有肉的实人生。

这也是写小说的秘决,从《史记》到《长恨歌》都在用的。

然而说起来,很多都是二三十年前的故事。其中的主角,如今都垂垂老矣。有女人的潇洒快意人生,有男人的大度现代风情,有风云业绩风流气韵,有细节有风致。我们笑叹戏谑,感慨唏嘘。

问及相识的几个故事,老大哥却避而不谈。身边的人相处的同事,不宜说。

然而那些虽然是二三十年前的事,因为会累及相识的人,也不宜说,这里只好留白了。

话题转向了家庭。

老大哥讲了奉养双亲供养诸弟的往事。

对于老人,老大哥强调了“子欲养而亲不待”。老人离开了,再想叫声爸妈,给他们钱花,已都不可能。老人在时要珍惜在的时光,过后才不致留下遗憾。老大哥弟弟们尚小,妹妹们出嫁,就一人担起侍奉生病父母晚年的责任。

父母去后,想着死后万事空,可以不必在意了。嫂子却说,每年回去烧纸,也是一个断不可少的纪念。于是每年重视年节的烧纸上坟。

祭如在,虽然离去了,却仍然可以和活的人在一起。这里有很渺远的记忆回溯,有很深刻的生命体验。

老大哥供养弟弟念书,毕业后又安排工作,下岗后又安排工作。付出时并不求回报,只望弟弟能够独立。弟弟一家对哥哥极好。

如今是讲回报轻奉献的时代,经济的计较往往取代了情义的经营。

小康之后,手有余裕的时候,应该多一些付出,多一些爱,多一些无私。

人活一世,主要不是为了获取多少财富,而是要有亲朋的相处的温暖和幸福。

赵兄为老大哥的一些话感动,本来几乎劝不进酒的,却突然端起酒杯敬老大哥,并一饮而尽了。

我们谈及家庭的经营。忽然意识到或许付出的少了,趴在电脑前的时间多了,为爱人孩子考虑的少了。

工作再忙,人生再焦虑,也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时间,比如晚饭后,与家人围坐闲谈游戏的时刻。一起陪陪孩子,共同闲话一番,在温馨的氛围里,感受和享受家的美好。或者周末的家庭外出悠闲,在自然里漫步的舒适,阳光下奔跑追逐的快乐,也都是必不可少的日常仪式性的内容。

说起孩子在学校打架的事,老大哥的儿子小时候,有一次衬衣上被人画了老鳖,回到家问他,他说画都画了,还怎么样?又有一次,有个孩儿老惹他,他最终恼了,一拳把人家眼窝打肿了。还有一次,放学路上被三个小流氓截住了,后来又放回来了。因为打不过,也跑不了,所以就跟他们呆了一晚上。

我们总结说,关于打不打架的问题,第一,能不打的,就不打;第二,必须打的,一定打;第三,不能打的,也不打。然后哈哈大笑。

老大哥说,对老婆要耐心地做通思想工作,不要急躁。解构容易,建构却难,一急眼就坏事了。老大哥说,合理的存在着,不合理的也存在着,存在就是存在,为人处世也不必太急躁。

这顿驴肉,吃出了深度,吃出了欢乐,吃出了情义,得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