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资本与新闻:美国地方报纸的凋敝

近年来,媒体行业中的报业逐渐被人们称为“夕阳产业”。在美国,地方报纸作为政治体制中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备受瞩目。然而现在,这里的地方报纸还好吗?近日,《朝日新闻》刊发了一篇关于美国地方报社的调查。

300人变成70人

美国,曾经9次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负有盛名的地方报纸《丹佛邮报》,在今年4月,将一张冲击性的照片与一则社评《News Matters》一起刊登了出来。

500

现在的《丹佛邮报》 编辑部

500

2013年的《丹佛邮报》编辑部

500

​社评截图

这是一张2013年该报纸编辑部的集体照。然而,在此之后,该报社经历了一系列裁员,被裁的人面部均被涂黑。有幸留下他们的“脸”的人不到三分之一。

在这背后,掌握着《丹佛邮报》生杀大权的媒体企业Digital First Media(简称DFM),以及相当于它的上级公司的Alden Global Capital(简称AG),正是因为他们对利益的追求,对人员过度削减,导致了这个现象。

“无论怎么努力,(我们)都没办法跑完司法或教育等方面的采访。差不多到忍耐的极限了。”在《丹佛邮报》干了32年的记者、丹佛新闻公会编辑部门代表尼古拉斯这么感叹道。对未来的忧虑,使得越来越多的记者退出了这个行业。

之前,《丹佛邮报》拥有的新闻产业于2010年破产。破产之后,报社被AG所收购。在此之后,为了应对互联网时代的冲击,《丹佛邮报》旗下的所有报纸都在纽约驻点,以图向全国扩张,但是却没能取得成果。于是,2014年该报纸开始大规模削减开支。这暂时使得报社的工作更高效、记者的负担减轻,但2005年左右拥有300人规模的编辑部,到今天只剩下了70人。新闻质量的低下,报纸订阅用户的大幅缩减,使得这家报社在2012年曾经1天可以发行40万份的辉煌业绩,变成了如今只有17万左右的惨淡数据。

如今,实质管理《丹佛邮报》的DFM公司旗下拥有155份报纸,遭受这样惨状的不止《丹佛邮报》一家。

据加利福尼亚州的《东海岸时报》记者克里说,该报社过去7年裁员55%。“符合当地人需求的采访无法进行,员工的士气也下降得很厉害。”他这么说道。

巴特利西亚,纽约州金士顿地方报纸《弗里曼每日新闻》的记者,表示在他所在的报社,十名记者中有四名被裁员,现如今只靠电话采访就写稿的情况越来越多。纽约州的冬天非常寒冷,报社里连暖气都没有。

广大的美国国土内,曾经的地方报纸承担着监督诸如地方政府等行政末端的作用。能够在市级别采访的几乎就只有地方报纸,地方报纸的消失和市财政变得越来越散漫之间的关联被报告到国家层面。

巴特利西亚这样慨叹:“基金集团考虑的只有利益。报道的质量和对地域发展的贡献根本就上不了他们的台面。”

收益优先:报道的质和量都在下降

根据对美国地方报纸情况详熟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阿巴纳西介绍,众多基金集团从2010年左右开始相继收购报社。到今年5月,持有报社数量最多的前10个企业中,有5个都是属于基金集团的公司。全美7130份日报、周刊中,这5家持有的数量超过884份。

正在美国报社被持续收购的同时,互联网影响力的扩大使得报纸广告大幅缩减。2008年金融危机中,采取扩张路线的大报社相继陷入窘境,基金集团这时充当了救世主的角色。

阿坝纳西教授说,报社的市值大约相当于13年的利润,但金融危机后下降到了2、3年左右,短期内投资后就有可能收回本金。虽然2007年大约五千万份美国纸质新闻预计于2017年会下落到三千万份,但是如果削减开销,报纸的收益仍然十分具有魅力。据透露,DFM在2017年大约获益1亿6千万美元,收益率比美国其他主要报纸高出17%。

AG在开销上的过度削减令人瞩目,但事实上基金系列的报纸都存在这个问题。“基金重视的只是股东。只靠削减开销缺不考虑长期投资,这使得新闻的质和量都大幅下降。”阿坝纳西教授这样批评道。

“为了当地”:地方开始报纸收购运动

另一方面,旨在复兴地方报纸的运动也相继出现。

持有基金系报纸的多伦克公司旗下的《洛杉矶时报》,因为裁员和多伦克公司介入编辑部而陷入混乱。但是,地方大富豪帕德里克于6月18日收购了这份报纸,并且指派经验丰富的记者为编辑部长,期待着报社的重兴。至于《丹佛邮报》,当地也有资金持有者想要重新买回这份报纸。同时,一心于新闻事业的新团体也相继出现。“基金团体对新闻业起到一定作用的时期确实存在。但或早或晚,他们的作用终将结束。”这些团体期待着地方重新获得新闻采编事业。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