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年终考核"汹涌而来" 通宵做台账到底为哪般

        又是一年岁末时,各地各类年终考核正如火如荼开展。近日,记者听台州一位基层干部讲起他们对付验收考核时的“尽心尽力”:有乡镇干部为通过当地一项卫生镇创建的验收,竟然连续一周熬夜加班,最后一天甚至通宵办公,终于完成80余本台账的整理制作。

  是平时工作没做好,才导致临时抱佛脚?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验收标准来得太晚。这位基层干部反映,一些创建工作往往在年初提出,到年末才发验收标准,个别地方甚至至今还未下达标准,这让基层工作人员不得不加班突击应付考核。

  这样的情形并非个例。党的十八大以来,虽然省内各地采取多种方式整合资源,统一时间下基层进行集中综合考核,并精简了一些不必要的程序,也更加注重日常考核,但记者最近在各地采访时发现,基层干部对年终考核的“抱怨”依然普遍,各地在考核中仍不同程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现象,不仅影响基层正常工作的开展,还挫伤了一些干部的工作热情和积极性。

  集中考核成负担

  在大家反映的问题中,考核过于集中繁密这一情况比较普遍。在杭州某街道采访时,一名工作人员做了初步统计,从12月1日至14日,他已经收到22条来自各个部门条线关于考核考评的文件通知。有乡镇工作人员一天之内竟收到来自县里同一部门不同科室的有关提交材料的电话通知5个。

  这些过于集中的考核工作,已经成为基层的一大负担。以杭州某街道办事处城管科为例,作为街道一级日常工作量最大、最辛苦的科室之一,今年该科室13名干部除本职工作外,要完成近10项工作的台账整理制作,八成以上需要做成纸质台账,少的要装一两个文件盒,多的要装10个以上文件盒。而且这些工作互相之间有重叠,比如生态文明建设与绿化、剿劣等工作之间就存在交叉,但因为分管部门不同,只能重复“做工”。

  一名干部说,制作这些台账并不便宜。以一本台账300余页计,每本的价格至少在100元以上。

  不良“比拼”违初衷

  不少基层干部反映,目前,地方对基层考核的内容也有些杂乱。丽水地区一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他今年“被动”关注了30余个微信公众号,因为包括微信公众号的关注数量、电话问答情况、书面问卷调查等内容统统纳入街道和干部的考核中,不少考核内容在年中随便增减,给从事具体工作的干部们增加了不少负担。

  仅关注微信公众号还不够,有一名基层干部向记者吐槽,如果下级单位要在上级部门的微信公众号发文章,一项“门槛”就是文章发表后必须达到一定的阅读量。对此,下级单位往往只能“自掏腰包”找刷票公司搞定。

  事实上,一些考核指标已然偏离了以考核推进工作的初衷。比如各级各部门一般都有领导批示信息数量上的考核。“在重重压力之下,最后大家比拼的早已不是谁的工作做得更好,而是谁认识的领导更多、谁的关系更硬。”一名街道工作人员说。而为了求得领导对信息的更多关注,省内有县(市、区)在普通信息报送外,还专门附带一本资料汇编,其他县(市、区)竞相效仿,这使得简要的信息报送失去本意。

  指标设计不合理

  有的考核指标设计不合理,也让一些基层干部非常为难。比如,最近正在绍兴某地开展的农村土地产权确认工作,有村干部反映他们收到的合同图纸上存在土地测量面积数据差异,而且早年一些私下交易也让土地产权确定存在现实难题。不过对于这项工作,上级的要求是基本实现100%签署。“这样的考核让人很为难。”一位村干部无奈地表示。

  同样让这名村干部发愁的是,上级对一些会议活动有党员到会率的要求。“党员到会率必须在80%以上,可村里的实际到会率一般在60%到70%之间。”该村干部表示,部分外出经商、工作的党员实在很难做到每月回来。为了“对付”考核,大家只能在数据上“加工”。(来源:浙江在线)

体制内的朋友,你们还好吗?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