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安倍托人带的话都带到了,金正恩会见他吗?

在过去的3个月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分别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文在寅,以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由此使得在东北亚地区,只有日本方面尚未与朝鲜进行任何正式官方往来。特别是6月12日“金特会”在新加坡的成功举行,美朝关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此前的对立状态,这不仅加剧了日本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议程中的尴尬地位,而且也使得日朝首脑会谈能否举行、何时举行成了日本国内外关注的焦点,毕竟在朝核问题上,只有日本一直在高呼要“加大对朝施压”。

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议程上,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处于较为尴尬的位置,但也不是说完全没有成果,至少托人给金正恩带话全都带到了。在4月27日南北首脑会谈前夕,安倍首相曾在24日与文在寅总统通电话,请求文在寅在与金正恩会谈期间提起“绑架人质问题”和日朝首脑会谈。4月29日,文在寅与安倍再次进行通话,将金正恩“随时准备与日本对话”的表态进行了转达。当然了,文在寅之所以愿意帮着传话,主要在于安倍不顾国内保守派批评坚持出席2月的平昌冬奥会开幕式,送了个人情给文在寅,毕竟那时韩国政府刚刚宣布“日韩慰安妇协议”违背事实和正义,而彼时的朝鲜半岛局势也远非现在这样。

500

除了文在寅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6月12日美朝首脑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绑架问题对安倍首相是重要问题。我提起了这个问题”。虽然特朗普说得云淡风轻,但这背后则是安倍首相4月和6月两次访美,以及6月11日“金特会”前致电特朗普再次请求其提起“绑架人质问题”的辛苦结果。因此,安倍政权在对朝外交上并非完全失败,只是其所花费的力气确实比其他国家大得多而已。

500

对于日朝首脑会谈,笔者认为是肯定会举行的。根据朝日新闻报道,金正恩在“金特会”期间曾表示“对朝日首脑会谈持开放态度”“也希望推进与日本的对话”,而安倍首相在14日会见日本绑架遇害者家属时表示,“绑架问题是日朝之间的问题。日本必须带着主体责任进行解决。”与金正恩明确的表态不同,安倍首相的表态较为暧昧谨慎,但至少可以看出两人都有意进行双边对话,只不过从目前的顺位排名来看,金正恩把安倍晋三放在了靠后的位置,有意晾着日本。

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更何况在国际政治中没有永远的敌人。诚然,日本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在朝核问题上确实表现出了比美国还激进的言行,但是从日美同盟角度来看的话,日本在外交问题上往往是紧密跟随美国步调的,所以只要美朝关系没有改善,日本就不太敢在日朝关系上迈出任何步子,日本的对朝政策上也不大可能出现变化。相信金正恩也一定深谙日本外交并不“独立”的现实,所以日朝首脑会谈不会不举行,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与此同时,美朝关系出现的变化,使得日本在改善对朝关系上有了更多自选动作。如果说之前日本在朝核问题上的叫嚣要比美国还高调的话,那么今后日本在改善与朝鲜的关系上,则有可能比美国还积极。朝鲜处于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之间,中朝关系不言而喻,但是对于有意推动经济发展的金正恩而言,日本也同样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事实上,如果参考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过程可以发现,日本政府当时给予韩国方面约11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所以日朝邦交正常化若能够实现,朝鲜方面也有望从日本获得数额更大的经济援助。因此,对于日本伸出的橄榄枝,预计金正恩并不会拒绝。

500

在具体的时间安排上,笔者认为日朝首脑会谈最晚可能在9月举行。今年9月中下旬,自民党将举行党总裁选举。由于安倍晋三当前深陷森友学园丑闻,不仅令安倍内阁支持率再次下降,而且也使得自民党内部的“反安倍”势力蠢蠢欲动,安倍能否连任党总裁出现了变数,而这也将影响其作为首相的任期。因此,安倍首相必须通过外交成绩来重振内阁支持率和凝聚自民党人心,日朝首脑会谈自然也就成了近期难得的机会。当然,日本近期在与中俄关系上有所进展,但是中日关系的改善并非是安倍政权主导的结果,而是中日两国共同努力得来的。至于日俄关系,两国的“温差”确实在降低,但距离真正的亲密仍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这样一来,安倍首相必将积极推动日朝首脑会谈在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实现,或者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夕正式宣布与金正恩会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由于安倍首相将于9月份前往俄罗斯出席东方经济论坛,而普京总统14日在会见到访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时,正式邀请金正恩访俄,并表示访问可以在今年9月的东方经济论坛期间进行等,所以首次“安金会”也有可能在俄罗斯举行。当然,也不排除安倍首相效仿其前任小泉纯一郎首相,比如在七八月对朝鲜进行闪电访问,但笔者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很低。

500

最后,金正恩与安倍晋三见面是件好事,毕竟唯有通过沟通对话,才能解决两国之间的矛盾分歧,而且日朝关系的改善对于东北亚地区的稳定繁荣也是极为利好的。但是,日朝关系的改善,甚至最终实现日朝邦交正常化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而这一过程也将是蜿蜒曲折的。

一方面,日朝两国潜在矛盾将牵制双边关系的升级。在围绕弃核问题上,美朝之间的分歧依然存在,朝鲜主张分步骤分阶段弃核,而美国则希望朝鲜能够尽快彻底弃核,这也就为紧跟美国外交的日本与朝鲜之间埋下了潜在的摩擦。与此同时,日本与朝鲜在“绑架人质问题”上也还有分歧,日本认为该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而朝鲜官方则认为该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由于“绑架人质问题”则日本国内受到高度关注,所以日本民意也将影响到日朝关系的走向。

另一方面,美国与朝鲜尚未建交,所以日本不大可能抢在美国前,率先与朝鲜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尽管20世纪70年代初,日本曾抢在美国前率先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但当时日本国内舆论(如主流媒体均长期支持尽早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政界内部(如执政党与在野党中均有大量人士支持中日复交),以及经济界(如1962年中日两国在未建交情况下签署的LT贸易协定)均有对华友好呼声,并且各界有识之士都身体力行地推动中日两国尽早实现邦交正常化,而现在对朝鲜则完全不同。日本民众对于朝鲜的担忧依然存在,比如日本言论NPO组织在本月8日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36.3%的受访者“不能信赖”金正恩对于和平的表态。日本政界中,似乎也只有退休职业摔跤选手、参议院议员安东尼奥·猪木曾多次访问朝鲜,但猪木属于无党派人士,政治影响力非常低。因此,日本国内各界在朝鲜认知变化上需要一个过程,而这并非易事。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