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中国古代真的抑商,商业不发达吗?

昨天看到网友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古代统治者“重农抑商”,古代的中国商业极不发达,我看了一半,就再也没有兴趣读下去了。满篇陈词滥调,不值一看,我给他的批语是:缺少独立思考,思考不深入,流于浅薄,人云亦云。

 

谈论中国古代对于经济和商业的看法,第一需要看的就是春秋战国齐国管仲和他门徒的学说《管子》这本书,他是中国政治经济学的鸿篇巨制,直到今日,都是指点中国政治经济的标准和圭臬。这里还涉及到中国诸子百家的一个门派和家学——轻重家。但可惜的是,这个“家”并没有在诸子百家内显现,各个朝代都把他剔除,无视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呢?因为轻重家对于国家太重要了,就现在的社会科学分派来说,他属于政治经济学——国之重器,得之兴,失之亡。这样的重器最好掌握住国家的手里,所以历代统治阶级在编纂学术著作上都把它无视了,给下面的假象似乎忽视它。但国家的治理,统治阶级从来都把它当做重器使用,只是下面的人,没有独立思考,以为国家明面对他的忽视,不重视,就信以为真,国家真的不重视而已。其实,大错特错,实际这件事情就像女人穿的比基尼一样,说是遮掩女人身体部位最重要的“两个重点,一个中心”的,其实是为了突出“两个重点,一个中心”的。

 

管仲是商业社会的鼻祖,齐国正是在他的佐刀下,从春秋时一个内忧外患双重压迫的国家,变成当时第一富足的诸侯,并协助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你放眼世界从古到今,有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从事农业致富的,中国既然在世界的历史里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世界最富有的国家,商业不发达可能吗?

    

自古以来,统治阶级就一再地说: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这说明,商业在统治阶级眼里并不是不重要,而是很重要,是国家立基的台柱之一。

有一些朋友可能会说,我们看管仲的学说,管仲在书里也一再的让臣民,男的让他们从事粮食生产,女的让他们从事桑麻作业啊?不是大肆宣扬让国民从事商业活动啊?

 

我只能说,你是从古到今流于形式,没有深入理解管仲学说的芸芸众生的一员。管仲说,五谷食米,民之司命也;黄金刀币,民之通施也。【粮食,是人民生命的主宰;货币,是人民的交易手段。 】。管仲在其学说里说的粮食,不要仅仅以“粮食”来看待,如果囿于此说难以跳出,你就无法明白它和国家治理,以及和商业活动的关系,只有跳出字面上的粮食意义,你才能明白它和商业的关系。究其实,管仲所言的“粮食”,是国家制度的“货币锚”,是国家制度最根本的基础,统治阶级会把他示于人吗?统治阶级为了自己的江山永固,敢把它让别人掌握吗?就是现在的社会,不还有说,“掌握了石油,就掌握了世界,掌握了粮食,就掌握了人类”一说吗?

 

或者有人又说,中国古代社会就是抑商,就是商业不发达,比如,汉朝建立不久,中央政府就把全国的富商大户,都迁居在长安城内予以管制。那我只能说你是“好读书不求甚解”之人。

利出于一孔者,其国无敌;出二孔者,其兵不诎;出三孔者,不可以举兵;出四孔者,其国必亡。先王知其然,故塞民之养,隘其利途。故予之在君,夺之在君,贫之在君,富之在君。故民之戴上如日月,亲君若父母。【经济权益由国家统一掌握,这样的国家强大无敌;分两家掌握,军事力量将削弱一半;分三家掌握,就无力出兵作战;分四家掌握,其国家一定灭亡。先王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杜绝民间谋取高利,限制他们获利的途径。因此,予之、夺之决定于国君,贫之、富之也决定于国君。这样,人民就拥戴国君有如日月,亲近国君有如父母了。 】

国家是需要商业,但商业必须为国家服务,在国家稳定和商业上,任何一个统治阶级都会先选择国家稳定的。所以,在国家不太稳定的情况下,把富户大商,迁居在长安,即让他们

做人质,省得国家的“利”分流,利于国家的统治基础稳固,又可以让都城的商业发展,发达,你说说,这对于国家统治是不是一个最好选择!?

 

中国最伟大的史书——《史记》,还专业分门别类写《货殖》一节,孔子最伟大的学生,其中就有商业奇才子贡,孔子对子贡特别看重,子贡以商人的眼光,外交游说,不让齐国齐简子攻打鲁国,改变了春秋后期,历史的走向。后世,商人改变中国历史的还有吕不韦,武士鑊,沈端三以及晋商对满清的支援和入鼎中原的贡献。可以说,没有这些商人对开国者的支持,中国的历史将是另一个模样。

 

我们还可以走另一个方向看看中国的商业有多发的,汉朝时节,都城长安和洛阳就有百万人口,城内商肆林立,人声鼎沸,广州,泉州和长安的“丝绸之路”,开始走向世界。大运河开通之后,运河两边出现的城镇到今日还在发挥作用,宋朝以及之后的勾栏瓦肆繁荣,明清的江南商业发展,更是让后世惊羡,尤其是清朝扬州的盐商,据社会经济学家计算,扬州一个城市的商业经济占世界经济的分量,大约需要目前美国纽约十个左右才可以比肩。你能想象中国的古代商业有多发达吗?

像我们中学的教科书《两小儿辨日》一样,你看到的世界未必是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很多问题都是掩藏繁华的后面,只有不被表面的繁华左右心理和眼睛,你才能发现真实的世界,中国古代的社会制度也是一样。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