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适得其反(明初系列之三十五)

朱元璋这个人其实对于那些元朝死忠还是很敬佩的,他厌恶的只是那些墙头草,有奶便是娘还天天怀念“故国”的公知。这不,他对于王保保的“捧杀”可是一直在进行着,这次双方还是依然为了一个使者归还问题打头,又给这位“天下第一奇男子”写了封带有那啥交易味道的信。原文如下:

 

盖闻有匡天下之志者,必有容天下之量,然后能成安天下之功,使其规模狭隘,执见不广,其爲量也小矣,又何能安天下之功哉。予自起义以来,拓地江左,阁下之先王,以兴複爲名,提兵河北,相去辽远,各天一涯,继闻令先王去世,阁下克成其功,一旦以尹焕章赍书致礼跋涉而来,使予踊跃兴起,乃知阁下能行令先王未行之事,岂不爲之快然,用遣汪河致礼同往爲死者吊生者庆初非无故也,及汪河去而不还,予初不能无疑,然久而自释者,政以此时孛罗跋扈,倒持国柄,元之兴替,在其掌握,故阁下以静御动,一则恐起天下豪杰之心,二则恐出孛罗自爲之后,汪河之留似有说矣兹,曆岁久终不见还,乃知阁下执见不广,度量不弘,何自信其始而不信其终耶,予请複以古人之事言之。昔春秋之世,诸侯分治,亦有以社稷爲重,生灵爲念者,故朝聘以时,会盟以道,且如鲁襄公即位之始,卫使子叔,晋使知武子来聘,襄公亦以季武子如卫穆叔,如晋此交好之间未尝执其使者,齐桓公伐楚,楚使行人来聘,师乃次于陉,此兵交之际亦未尝执其使者,古人岂不思,一介之使不过将诚导意,所拘者小,所失者大也。况阁下控守之地,东连齐岱,西距秦陇,北接幽蓟,南抵长河,地非不远,兵非不多,所虑者张思道,操刃于潼关,李思齐抗衡于秦陇,俞宝之兵蓄变于肘腋,王信之众生衅于近郊,恐阁下自以功成名遂安如泰山置之不问,坐使诸雄连结。祸机一发首尾莫救,此深爲阁下惜也。所以数四遣人,喋喋奉书渎听者,是予欲尽一得之愚于阁下,阁下何爲自矜,拘使不答,间者祸起山东,兵连秦塞,幽幷混挠,鼎沸不宁,此皆予前日屡告之言,爲阁下今日明验,阁下何不取鉴焉,抑又闻古之立事业者必求士之多闻,博学以广,其才深谋远虑,以益其智,今阁下用兵中原迨及十载,幕下岂无其人乎,使有其人不知以卫晋之使于鲁也,爲何如鲁之複命于卫,晋也爲何如设,曰各尽其礼,则当磊磊落落竭忠言于阁下执此爲法。即遣使,刻日将命以汪河钱祯等还,岂惟不失前盟亦可取信于天下,使其不然是又开我南方之兵端,爲彼后门之战,患祸网日婴恶,贯日积强敌益增仇,仇不解,阁下虽深谋如莽,操诡计如懿,温英雄满前何以取生。古云功被天下守之,以逊富有四海守之,以谦况其爲臣者乎,阁下其深思之。

 

这次的信和上次一个套路,先是说得天下者必须要有容忍之量,度量太小的人是不可能夺得天下得到。我起兵江左,阁下的父王提兵河北,和我隔得太远了,当我听说阁下你的父王去世,你接替你父王的功业的时候,还有使者前来我这,让我很是兴奋,于是便派遣汪河去吊丧顺便问候下你,结果你直接把我的使者给扣了。开始我觉得有可能是阁下忘了放我的人回来,而且当时孛罗帖木儿嚣张跋扈,独掌朝纲,元朝的兴废都在孛罗的掌握之中,阁下为了对付孛罗没有还我使者我也就算了,结果阁下现在这么久了还是不还我使者我算是知道了,原来是阁下的气量太小了。然后又开始举春秋时期两国使者来往没有扣留这一说的例子。接着又从王保保自身的处境出发说阁下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呀,地盘虽然很大,但是到处都危机四伏,张思道,李思齐这些人等都对你虎视眈眈呀,阁下也上位十几年了,难道身边没有儒士给阁下讲解这些对待使者的礼仪和历史么?现在我和你说的都是磊磊忠言呀,阁下不要在南方开启战端来招惹我呀,往往祸患都是日积月累而形成的,阁下虽然计谋和王莽一样深,诡计和司马懿一样玩的好,但是古人说的好呀,守天下先要功被天下还要逊富四海,更何况阁下还是元廷的臣子呢?请阁下好好思量。

500

上封信朱元璋对王保保还极尽恭维,甚至把王保保比作曹操,到了这封信里直接就说你王保保像王莽司马懿了,这些态度的转变无非是因为朱元璋的形式的好转,张士诚败亡在即,自己称帝也近在眼前,故而态度略显强硬,但是也不乏交好之意,想转移王保保的视线去关中诸地,平定内部。不过这次朱元璋失算了,他这次的发信得到的是王保保兵向徐州的回应,估摸着王保保也心想我特么不要面子么?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一副长辈的语气说该如何,不说了,就是打。

至正二十七年二月,王保保派遣左丞相李二攻打徐州,驻军在一个叫次陵村的位置,这个陆聚之前就是元廷徐州的守将,官至枢密院同知,至正二十六年徐达攻克淮安,招降他,他也就投了。这次看到北兵来犯,陆聚也不慌,因为他这边有一名悍将在城里,他就是傅有德。傅有德率领两千骑出击,渡过吕梁,直接杀奔李二而来。元军这边韩乙出战,傅有德单骑冲阵,执长槊一刺,韩乙就被斩落马下。元军见主将战死,纷纷败退。斩杀韩乙后,傅有德退回徐州城,背靠城池打开城门,摆出长枪阵,鼓声刚刚响起,李二就统帅主力到了城前,气势非常嚣张,傅有德亲自擂鼓命军士进攻,士气大振,杀的元军是溃不成军,生擒主将李二和将士两百余人,马五百余匹。王保保的第二次试探性进攻也以失败告终。朱元璋也明白王保保对他的态度,故而开始转攻其他对象,于徐州大战后派人送钱给王保保的部将貊高脱、因帖木儿等人,无非也就是想收买拉拢,好对王保保的决策施加一定的影响力。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