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50年前日本军人没能帮蒋介石反攻大陆,今天日本政府同样帮不了“台独”分子

1947年11月20日,全球超过2亿人通过广播收听现场直播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菲利普亲王的世纪婚礼。盛大的婚礼仿佛给这个陷于战后紧缩的国度带来了新的生机。婚礼庆典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一万多封贺电纷至沓来,各国政府的贺礼也越洋而至。中国的蒋介石政府也在江西景德镇特制了花瓶作为贺礼。

然而几年后,这份特殊的国礼,竞然出现在一个日本战犯的家里。为了“表彰”二战时日军驻蒙古军总司令、后来协助“国军”防守金马的日本战犯根本博,蒋介石把当年送给伊丽莎白二世的礼物,奖给了根本博。

500

蒋介石赠给根本博的花瓶

原来,这个礼物当年一共烧制了六只,除了送给伊丽莎白二世外,蒋介石把其中的一只送给了根本博。这个礼物,牵扯着蒋介石在二战后与日本旧军人勾连的往事。蒋介石撤往台湾后,暗中搜罗了那些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双手沾满中国人民及亚洲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成立了帮助蒋介石训练军队、制订“反攻大陆”计划的“白团”。

1949年,日本在华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上海被军事法庭宣判“无罪”。为了感念蒋介石的不杀之恩,冈村回国后,立即动员熟悉的军官赴台以助蒋介石一臂之力。1949年11月,以原朝鲜方面军参谋长富田直亮为首的17人抵达台北。为了隐人耳目,他们都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富田直亮取名为“白鸿亮”。这个日本旧军人组成的顾问团,也称“白团”。

500

与蒋介石合影的旧日军军官富田直亮(前排右二)

“白团”在国民党军队中存在了近20年,一直到1968年底才正式解散。期间,按蒋介石的要求,成立了“圆山军官训练团”,后改名为“实践学社”,帮助蒋介石训练军官。“白团”训练过六千多军官,蒋介石也亲自去听课,俨然成为又一个黄埔军校,当时就传只有经过“白团”训练才能晋升师级以上军官。“白团”帮助蒋介石制订反攻大陆的“光计划”,后称“国光计划”。另外还帮助蒋介石完善了征兵及后备动员体制。可以说,“白团”与当年的美军顾问团,一在暗处、一在明处,为蒋介石守住台湾立下了功劳。

当年的“白团”,虽然名不正言不顺,是蒋介石一直不愿与人道的秘密。然而,“白团”如美军顾问团一样,也是台湾的“太上皇”。

在台北著名的温泉圣地北投,沿着温泉路走,144号便是当年“白团”的驻地。这幢用台湾特有桧木打造的日式别墅,拥有三眼不同的温泉,浸泡其中有各种不相同的奇妙感受,被誉为“台湾第一温泉”。这些旧日本军人,领着高薪、泡着温泉,真是乐不思蜀。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这些曾经想灭亡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下这么大功夫帮助蒋介石对抗大陆?直到看到这幢桧木打造的两层别墅,我终于明白,“白团”的刽子手们,也许还在做着一个殖民者的梦,这些“国军”中的“太上皇”,跟当年的殖民者何其相似。

这幢当时被称为“第一招待所”的别墅,在1945年日本投降前是日本“偕行社”的资产。“偕行社”是日本军人在1880年代成立的一个为日本军人服务的组织,是日本军队将校军官联谊的场所。可以说,只要日本军人占领到哪里,“偕行社”就会跟到哪里。

1895年日本占领台湾后,“偕行社”来到了台湾。现在正在遭到民进党当局追杀的“妇联会”,它的总部办公楼就是当年日军在台北的“偕行社”。这个地点曾经是清朝台北的登瀛书院,日本占领台北后,将之改为“淡水馆”成为殖民官员的俱乐部。1913年,日本殖民者拆毁书院建筑,建成洋楼成立“偕行社”,成了日本军官联谊的地方。而北投温泉路144号只是“偕行社”旗下,日本殖民军人在台北的又一个娱乐场所而已。

日本投降后,白鸿亮这些曾经以征服中国为目标的日本军人,是选择回到日本,在占领者面前苟延残喘,还是到前殖民地过“太上皇”的生活?当然是选择后者。在这里,他们能在台湾人的恭敬中重温殖民者的美梦,能在国共的撕杀中重温曾经的征服大陆梦想,能在对国军将校的训导中过一把主子瘾,还能在台湾百姓吃糠咽菜的时候拿着高薪养活家人。这是一无关忠诚的无本买卖,为什么不做呢?

其实,在“白团”解散50年的今天,日本对台湾还不是主子一样的心态吗?当台湾贴脸认“夫妻”的时候,日本要的是台湾进口日本核食、放弃“冲之鸟礁”的渔权,对待手无寸铁的台湾渔民的是海巡船的水炮,哪有一点“夫妻”之情?

前几天,日本公布《外交蓝皮书》,称台湾是“重要友人”。台湾一些人立时兴奋起来,“此描述其它国家未曾见过”,又成“外交”突破,台日“友谊”的象征。翻看一下从1874年“牡丹社”事件以来的“台日”交往史,日本对台湾除了杀戮、掠夺,哪里还有“友人”?

民进党当局,好好学学历史吧,当年“白团”没有能帮助蒋介石反攻大陆,今天的“日本友人”能帮助台湾“独立”吗?也许,日本倒是真心希望台湾能脱离中国,但日本决不会放弃自身利益来帮助台湾“独立”。为了“台独”而不惜与大陆对抗,这决不是日本的国家战略。

应该告诉民进党当局,“联日制陆”的美梦与日本殖民者的美梦,永远没有交集。

【本文首发于中国台湾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