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巩固和加强前线——美国的国防战略与中国的崛起(二)

本文为译文,供参考借鉴,不代表战略学人观点。原文作者为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的埃文·布莱顿·蒙哥马利

500

前  言

随着新一届政府执掌政权,调查战略格局,美国将立即面临重大的全球安全挑战,所有这些挑战都将争夺政策制定者的时间和注意力。在欧洲,一系列恐怖袭击横跨数个国家,而且日益增长的国内反对大陆集成已经对华盛顿的某些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与此同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开始重新关注集体防御并巩固加强其易受攻击的东部战线,因为俄罗斯变得更富侵略性,建立了其非正规的、传统的、核作战能力。在中东地区,美国继续从空中削减伊斯兰国家的实力,并支持当地部队夺回失地。与此同时,叙利亚的内战几乎没有下降的迹象,与伊朗的关系仍然紧张。最后,在亚太地区,美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着两个紧迫任务。他们不仅必须防止拥有核武器的北朝鲜发起或引发冲突,而且他们也需要通过恐吓、胁迫,或既成事实来阻止日益强大的中国颠覆现状。

尽管新一届政府有可能从一开始就会优先考虑欧洲和中东的事件,但是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从长远来看,亚太地区将是美国最应优先考虑的问题。鉴于这里有世界上几个最大的经济体,最重要的海上航道,以及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更不用说还有那最全副武装的流氓国家,亚太地区正在迅速成为当今国际体系的核心。然而,这里同时也是21世纪第一个新兴大国的故乡——这个大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PRC)。

多亏了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超过了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目前的预测被证明准确的话, 尽管北京在其他主要经济指标如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家财富上仍将落后于华盛顿,但是中国将在未来几年进一步缩小与美国之间的差距,甚至可能稳居榜首,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一转变已经改写了一个范围很广的军事改制、现代化和改革计划。鉴于中国军队曾经对台湾等当地对手和日本等东亚主要国家构成了相对温和的威胁,更不用说美国了,情况已不再是这样。随着中国已从人力密集型和技术落后的大陆强国转变为更现代化、更先进的“复合”强国——越来越重视海事领域,区域性军事强国已经看到它们长期存在的大多数优势实质上已经被大幅度削弱。至于美国,不管是要捍卫自己的许多盟友或是维护一个开放的国际经济,它都再也不能指望有能力沿着中国周边附近投放空军和海军兵力而不受惩罚。

简而言之,值得注意的强国转移正在该地区发生,而且从较小程度上讲,全球范围内正在发生强国转移。这些地缘政治变化的影响将取决于享有更有利位置的中国现在采取的行动,以及美国及其盟友,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的反应如何。

鉴于发达大国和新兴大国之间的冲突历史由来已久,一些专家警告说,美国和中国可能会发现他们自己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或处于相互恐惧、利益对立和竞争影响的状态中,这些都可能引起直接的冲突。尽管几年前这些担忧优点夸大其词,当时华盛顿的共识就已经强烈支持交战策略,而目前这些担忧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以拒绝消除。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袭击,随后的大萧条,北京似乎决心如果可能的话和平崛起,也就是说,逐步提高其经济和军事力量而不会触发严重的失衡,因为失衡可能会阻止其崛起。然而,近期的一系列事件将中美关系置于更严酷的背景中。正如一位专家所说,“现今的中美关系比他们关系正常化以来更糟糕,而今天的东亚局势比冷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不稳定。”中国一直采取着更果断的行动,提高战争逐步升级的风险,特别是针对在其“附近海域”的领土争端。反过来,这已经对中国当前的意图、中国未来的野心,以及美国在该地区的适当作用提出了质疑。

例如在中国东海,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宣布了防空识别区,定期探测和测试日本对尖阁列岛的管理控制,并动用其空军和海军力量进行挑衅。在南中国海,着手在前所未有的范围开始了岛屿建设运动,用钢筋填海建造漫长的跑道并重申海军特性,以及为这些前哨部署武器,尽管其曾承诺过避免军事化。与此同时,中国还在持续对中国人民解放军(PLA) 进行现代化。中国不仅展现了远程导弹、隐形战斗机,和更先进的无人机等新功能,而且它也已经着手实施主要机构改革并派遣了远离海岸的海军水面部队和海底海军部队。

美国该如何应对这些变化? 五年前,在其前任的基础上努力,奥巴马政府宣布,它将通过更加强调亚太地区来重新平衡美国外交和国防政策,即它经常在官方文件和公开声明中重复提及的这个亚太地区主题。尽管有些观察人士已经以各种理由指责了这种努力,从它怎么宣布到如何执行,很少有人不同意其基本推动力。相反,大多数人认为需要更加注意该地区,避免在其他地区承诺太多,同时应意识到中国是一个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以及如何更有效地应对其崛起的军事规模。

在重新平衡的广泛定义下,美国继续维持其在亚太地区防御的姿势。这包括在美国领土关岛建立更多兵力投送资产,在新加坡驻扎海军,并在澳大利亚北部驻扎海军陆战队的分遣队,以及在菲律宾获得一些设施。它一直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制定出远征作战的新概念,即原“空海一体战”概念及其最近的化身,在全球介入和机动联合作战概念。已经提高了当代军事平台的有效性,主要是通过使用新的或更改后的弹药提供额外的进攻攻击实力。此外,作为五角大楼的第三抵消战略的一部分,它正在调查一些可能带来大回报的技术领域,如机器人、定向能量、自主操作系统、添加法制造技术,以及“大数据”等。

除了这些措施,中国的邻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密,而且邻国之间彼此的关系也更紧密了。他们也开始调整军队加强对中国的威慑。例如日本,已经改编了其国防规划强调保护西南边远诸岛,这是最易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攻击的最危险的领土,并重新解释了其长期以来禁止的集体自卫,这能使它在当地突发事件中支持美国。就其本身而言,台湾从征兵制到志愿兵役制,来维系兵力,部署导弹船等新功能,并加倍努力开发或购买现代潜艇。此外,越南已获得各种军事平台能够对中国施加沉重的打击,如果发生近海冲突时,在双方重大外交行动方面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尽管做出了这些用于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的努力,美国对东亚和更广泛的亚太地区的国防战略轮廓并不像它们可能或应该呈现的那样清楚,仍然被经常辩论。举例来说,政府文件和官方声明经常重申长期以来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比如防止冲突和保护航行自由。他们还强调那些被用于支持该利益的政策,如部署某些部队并与当地盟军达成新的协议。然而,也许比一般原则和离散活动更为重要的是,华盛顿全球大战略的一份明确声明,其区域性防御策略,和两者之间的联系以及这些选项相较于备选项的优点。如果没有这类解释,维持一个有效的威慑,保护易受攻击的盟友,并在其他战区面临有限的资源和义务时保持承诺只能变得更加困难。

本报告的其余部分后续有三个主要章节。第一章回顾了美国大战略的核心原则,他们的持续相关性,因为华盛顿面临多个地区的修正主义国家,和一些关键的挑战,会使这一战略的军事基础总有一天难以维系。第二章评估了中国日益增长的强制力量的不同方面,认为中国在航空航天、信息战、海军实力方面的投资应该继续成为美国国防计划关注的重点。最后,第三章概述了美国国防战略的几个备选方案,制订了以下几种情况,改编现有方法——前线防御——通过更好地整合地面部队。

本文转发自学术plus微信公众号。

————————————————————广告————————————————————

500

500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