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我们正在把空间竞赛输给中国吗?

本文为译文,供参考借鉴,不代表战略学人观点。原文为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安德鲁·刘易斯在美国众议院科学、空间与技术委员会下属的空间分委员会的证词。

500

对美国和中国空间项目的比较表明,最好将两国各自的空间活动视为不同政治目标的反映而非一场公开的“竞赛”。

美中两国的空间项目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但并不是真的可以媲美。

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最好认为美国拥有许多个空间项目,包括空间探索、人类飞行、地球观测和军事空间项目。在其中的一些领域,美国在空间能力上仍是无与伦比的。但是,当谈到美国的载人航天计划时,情况就不同了。

冷战空间竞赛专注于人类太空飞行并将其视为成功的主要标准,这一标准也适用于与中国的竞赛,所以,当我们说空间竞赛时,我们谈论的是人类飞行,而这一活动领域是美国表现最为疲弱的。

然后是关于火星的问题。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希望将大部分近地轨道活动的责任转移给商业实体,以专注于其在火星探索上的努力。但是,即使所有相关的问题得到解决,美国可能在未来15-20年内才能将人类送上火星。美国人的时间表假定在解决通往火星的航行中的实际问题时能够取得稳步的进展,但并没有成功的保证。

更重要的是,当我们等待时,我们该做些什么呢?对于回答我们是否处于与中国的空间竞赛的问题时,我们等待时做什么是十分重要的。

现在,可以肯定地说,美国并不认为自己处于与中国的空间竞赛之中。美国甚至可能不再考虑竞争条件下的空间探索。

中国不谈论空间竞赛,但存在与美国的不可避免的比较与竞争。

中国在空间探索上的焦点是载人航天。

当我们等待去火星时,中国将通过登陆月球获得政治优势。

从科学的角度看,去火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从战略角度看,或者从我们在空间的国家投资中得到结果以及应对中国对美国的挑战的角度看,去火星就未必是明智的了。

在美苏空间竞争中,目标是声望和全球影响力。在赢得了去月球的比赛并结束了冷战之后,美国也失去了将空间作为获取政治影响力的工具的兴趣。

相比之下,中国的载人航天计划是政治性的。中国使用空间来获取政治优势,中国的主要目的是展示力量并表明其已经重新取得了在世界主要大国之间的位置。中国的载人航天计划还有着增强中共的合法性的重要的国内政治目的。

我们不应该忽视中国的载人航天飞行的象征意义。

空间项目是中国显示自己的权威的一种方式。

日本和印度将空间视为一个与中国展开竞争的领域,但是,在这些区域空间竞赛中,中国有着明显的优势。

就中美两国的空间项目而言,我们不想要一个龟兔赛跑的情境。

中国善于设定目标,以资源支持其目标,并在多年时间里苦苦追求这些目标。

相比之下,存在一个合理的担忧,即美国可能已经失去了管理大规模的国家项目的能力。

我们应该清楚的是,中国空间项目是在辛苦地复制美国和苏联在20世纪70、80年代的探索。

这不是新的突破,从这个意义上说也不是一场竞赛。

我们倾向于无视在我们等待去火星时中国登陆月球的全球性政治影响,但在这一点上美国人可能过于自信了。

中国无疑正在挑战美国及其盟友在1945年之后创建的国际秩序。

虽然美国与中国正在空间进行一场争夺军事优势的寂静的竞争,但迄今为止空间探索只是这一挑战中的外围因素。

然而,我们在空间的表现在中国将如何判断对抗或合作的价值中是一个重要因素。

这不是一场竞赛,但美国载人空间探索项目的现状反映了战略远见的缺失与对空间的战略紧迫性。

缺乏战略远见的一个例子就是与中国在空间合作的想法。在当前的任何合作努力中,中国将获得宝贵的技术,而美国则不会。

此外,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恶化期。

我们可能最终想要与中国合作,但只是在更宏大的关系得到改善以及中国更适合合作以后。

空间探索的未来要求美国作出一些艰难的选择。

与中国的更宏大的双边关系同样要求美国作出一些艰难的选择,我们需要确定在哪些领域合作仍是可能的和可以加强的,在哪些领域中国的行为必须受到挑战并被改变。

当前,美国的载人空间探索缺乏远见甚至十分陈腐。

美国的空间探索已经成为一个不带政治或战略动机的很大程度上的科学事业,中国的空间项目特别是其载人项目则兼有政治与战略目标。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致力于和平利用空间并促进空间对科学与研究的全球利益。这些仍然是空间项目的核心目标,但并不是唯一的目标。

对研究与和平利用的承诺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继续忽视空间项目对安全与国际稳定的影响与效果。

空间是国力的一种工具。

中国知道这一点,但似乎我们可能已经忘记了。

当前的时代并不是冷战的回归,但我们处于一个变化与冲突的时期,一个更加自信、更加有针对性的美国外交政策对于保护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国家将是十分必要的。空间探索是其中的一部分。

空间探索是在第一次空间竞赛期间被用来保卫民主的外交与国力的工具。

是时候再次使用这一工具了。

摘自陈瑜编著《全球智库军事战略研究动态》,新华出版社,2018年1月。原文为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安德鲁·刘易斯在美国众议院科学、空间与技术委员会下属的空间分委员会的证词。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