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中盘绞杀(下)(明初系列之三十三)

      八月三十日,刚刚大败的张士诚还来不及整军便又调同佥徐志坚以轻舟出东阡镇牵制徐达军,常遇春领军同徐志坚激战,碰巧当时刮大风下大雨,常遇春挑选数百勇士,划船突击徐志坚,生擒徐志坚,俘虏三千余人。

      张士诚自徐志坚大败后都开始有恐惧心理了,自己是不敢上了,于是便派之前入两淮的徐义前去旧馆观察战局,结果徐义刚到旧馆,后路就被常遇春给断了。徐义就很蛋疼,这才来就被断了后路,早晚要被干掉呀,不能这样下去。于是便遣死士向之前跑路的张士信求援,然而我们的张士信同志畏敌如虎,张士诚只得派出自己的精锐,赤龙船亲兵来援,这张士诚压箱底的王牌果然不同凡响,居然打破了包围圈救出了徐义。徐义于是便于张士诚的女婿潘元绍一起,率赤龙船亲兵屯于平望,想要偷偷潜至乌镇然后救援旧港,但是半路被常遇春发现,突袭赤龙船亲兵,焚其赤龙船,这支精锐溃败,自此以后,旧馆的援军就彻底断了,粮饷匮乏,经常会有人成群结队的出降。

      十月四日,常遇春对乌镇发起总攻,徐义潘元绍等败走。一直追到昇山,破张士诚平章王晟六寨,平章王晟及其同佥戴茂先后投降。十月十六日,李文忠朱亮祖军连克桐庐富阳后包围了杭州城,杭州告急。三十日徐达再次供给昇山水寨,前面提到的张士诚的五太子领兵来援,这小子倒也有鼓猛劲居然击退了常遇春的部队,但是在薛显的猛攻下略显不支,最后大败。张士诚的五太子与朱暹,吕珍被迫以旧馆投降,获其兵六万余人,这六万人可以说是张士诚最后的精锐,也是张士诚最能打的部队,这支部队的投降,张士诚翻盘的机会基本没有了。

500

      十一月六日,徐达让降将吕珍等人在湖州城下呼喊,劝降李伯升,李伯升见各路援兵溃败,守下去也没什么希望,便也开城投降,自此湖州沦陷。十一月十三日杭州亦降。征讨张士诚的第二阶段战略目标达成。

      湖州会战,朱元璋在战前就充分的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大会战,所以把战场定在了同自己接壤的湖州,而不是孤军深入的平江,围困湖州把张士诚的最后几只精锐都调动起来,而自己则以逸待劳,从容不迫的逐个击破,这场会战是围点打援的经典战例,也再次体现了朱元璋的战略眼光,倘若按照常遇春所说的直接孤军挺近平江,最后胜负恐怕真的可能会让张士诚击退。而在湖州,张士诚把自己所有的精锐如同添油战术一样一点点的投入这个火炉,最后全部融在了徐达的掌心中,失去了最后自保的底子,败亡之兆征决矣。

      徐达在湖州一带围点打援,聚歼了张士诚军的主力,李文忠部和华云龙部也都各自完成了战略目的,三路大军直驱平江,完成灭张第三阶段,攻略张士诚最后的老巢——平江。徐达至南浔,守将王胜降。围吴江,参政李福,知州杨彝降。挡在徐达和张士诚之间的障碍再也没有了。十一月二十四日,徐达军至平江城南鲇鱼口,击败张士诚麾下将领窦义。后军康茂才从湖州到平江的路上,在尹山桥又击败了张士诚的援兵,焚毁战船千余艘和众多粮草。至此,平江城成为了孤城一座,徐达领大军进围平江。在那个年代说实话火器的发展程度并没有那么成熟,面对固若金汤众志成城的坚城,攻方往往只能通过围困或者用数倍甚至上十倍的兵力昼夜不停的围攻方能攻下。我们来看看徐达这场攻城战的布置,徐达自己在葑门扎营,常遇春围虎丘门,郭兴军围娄门,华云龙军围胥门,汤和军围阊门,王弼军围盘门,张温军围西门,康茂才军围北门,耿炳文军围城东北,仇成军围城西南,何文辉军围城西北,四面八方筑起围墙防止张士诚突围。攻城器具方面,架起足以俯瞰城中的木塔,木塔上还有三层空间,内置弓箭火铳从上往下攻击守军,还架设了襄阳炮轰击平江城。在这种极其不利的防御态势下,平江城依然坚不可摧,可想而知张士诚当年能在高邮挡住脱脱的百万大军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当时无锡还在张士诚的部将莫天佑手上,莫天佑对张士诚还是忠心耿耿,一心想要援救张士诚,便派遣部下一个水性特别好的叫杨茂的将领,潜入平江城同张士诚联络,谁料想杨茂在城外被徐达军巡逻士兵给抓住了。徐达收服杨茂,继续用杨茂入城同张士诚联络书信,通过这些书信了解到了张士诚平江城的虚实。通过情报对比,最终徐达还是以围困骚扰为主,并没有展开强攻。哪怕就是这样节奏的攻城,武德卫指挥使茅成还是战死在平江城下,也算是和州时期跟随朱元璋的老人,这样看平江城坚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拿下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