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太阳花运动”中的话语与动员

六月迎来一个事业小高潮,有三个论坛要参加,刚刚结束在人民大学举办的全国台湾研究博士生论坛,心情有些小激动。

500

500

500

上次参加全国台湾博士生论坛是在清华,报告了一篇史学论文,觉得和C刊有段距离,于是改成评论发了http://www.guancha.cn/wangxiaodi/2017_07_08_417103.shtml 

某编还因为赚了奶粉钱高兴了好几天,明明写很长好吗,为什么不拆两次发!

500

这次报告了一篇积压手里蛮久的老论文,讨论“太阳花运动”中的话语。太阳花运动虽然以学生为主导,但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参与团体多,参与人数多。

那么,这么大规模的运动是如何组织起来的?

500

对社会运动如何产生的研究,一般离不开变迁、结构和话语三个维度,现代学界越来越认识到话语的重要性,于是我也赶了个潮,探究一下运动组织者是如何利用话语来组织动员的。

研究话语动员的理论一般被称作“共识动员理论”,“框架”是其中的核心概念,简单而言指的是我们诠释世界的一套方法。

比如,你戴上眼镜觉得我很帅,摘了眼镜觉得我不帅,如果大家都戴着眼镜,那么大家都认同我很帅,眼镜就是看待世界的方式和方法。

500

框架理论被很多人认为是动员策略,这并没有错,因为它确实告诉你如何利用话语,但另一方面它也同时是说话的内容本身,也就是告诉你说的话是什么。

框架理论中有一个“主框架”的概念,指的是一定时空下,某个地区人们共同关心的问题,它能最大程度凝聚共识。

懒得打字了,文章观点概括如下:

1.太阳花运动的话语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结合,普遍性是反全球化(全球化在结构上带来了台湾的社会分配问题),特殊性是“反中”,运动本质上是以“中国”为针对目标的反全球化运动

2.运动诉求一开始是维护民主,维护程序正义,后来框架延伸和扩大为以“反中”为招牌的反全球化,这为运动扩大提供了共识基础

3.主框架是一种宏框架,无法关照微观。一旦主框架呈现的诉求得到满足,微观分歧就会出现。分歧出现后,运动组织者没有及时进行话语修改,无法凝聚共识,导致后期分裂。

最后表达政治立场:对于这种让中国大陆当全球化负面效应黑锅的言论,我们要严肃的批判!

以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