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问道老子48:什么是“不窥牖见天道”的“善数不用筹策”?

    现代流行版本《老子》第四十七章原文:“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不用走出家门,就能够明白天下风云变化的大小事理。不用悄悄地推开窗户仰望星空,就能够认识到宇宙世界“黑洞”与“白洞”循环往复系统运动能量守恒的自然规律。只相信个人亲力亲为眼见为实的人,闯荡世界走得越远,明白的道理反而就越少。因此,得道的圣人不用出门,就能够推演预知天下风云走势。不用亲自拿高科技望远镜和显微镜进行观察,就能够明白宇宙世界万事万物有无相生的变化规律。行不言之教处无为之事,就能够道法自然顺天应人运筹帷幄自然天成。

     对此,我们还是先要复习一下《老子》第二十七章:“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 

     这段话的大意是,真正善于驾车行走者,不会留下痕迹。真正善于讲话者,不会给人留下把柄。真正善于运筹谋划者,不靠高科技计算工具。真正善于管理门户者,不用铁锁盗贼也进不来。真正善于团结人者,没有文书契约也不会被人挑拨离间。因此,得道者总是善于挽救人,所以没有人会被遗弃。他总是善于做到物尽其用,所以不会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能够做到这些,就可以称得上道行高深莫测。因此,善人是恶人的老师,恶人是善人的反面教员。如果不敬重老师,也不注意汲取反面教员的教训,那就是自以为是聪明的糊涂虫。这就是问道修道的奥妙要诀。

    接着复习一下《老子》第三十八章:“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处在上德层次的人,表面上不讲德实际上是有德。处在下德层次的人,表面上讲德实际上是无德。处在上德层次者讲无为,是因为不有意为之而显得无所作为。处在下德层次者讲无为,则是有意为之而显得有所作为。宣扬上仁者有所作为而不有意为之,宣扬上义者有所作为则是有意为之。宣扬上礼者有意为之而得不到想要的回报,于是就立刻挥舞手臂指责唾弃别人。因此,迷失了大道者才会尊德,又丧失了德才会崇义,再丧失了义才会尚礼。所谓礼法,本身就是人与人之间忠贞诚信缺失的产物,而且也是引发周期性社会混乱危机的导火索。这时,轮番登台传道授业的各路知识精英名流大师,都只是道可道非常道的“有形之象”表面浮华,也是愚弄催眠百姓大众的“心灵鸡汤之源”。所以,大丈夫总是能够守住淳厚质朴的“无形之气”,绝不追逐“有形之象”的表面浮华,从而始终保持朴实而不虚华的道法自然品性。

    再联系上下文来看,鸟兽鱼虫遵循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这是因为低级动物只有自私自利的原始本能,而没有大公无私的主观意识能动性。当猿猴的大公无私意识萌动发展突破了临界点之时,就进化成了具有大公无私主观意识能动性的人类。因此,人类道法自然法则大公无私抑强扶弱“天之道”,就有了正邪善恶虚实真伪黑白美丑的核心价值观之争。所谓“人性的一半是魔兽”,人心向善还是向恶的“道不同”,这永远是一个“公私之变”零和博弈的人性修炼过程。如果不能区分清楚人性与兽性,就肯定分辨不清楚“天之道”与“兽之道”的“道不同”。如果脱离“公私之变”零和博弈谈论人性和人权,就必然是“人之道”的“名可名非常名”一地鸡毛。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当我们强调“学以致用”的“知识就是力量”之时,首先必须弄明白正邪善恶“道不同”的“道为术之本”。试问,秦桧和李鸿章“读书破万卷”的结果是什么?阿Q和祥林嫂“行万里路”走向世界又能怎么样?而当人们对于秦桧之流是善是恶都产生了核心价值观分歧之时,又何谈什么“术万变而道不变”的科技创新“术为道之用”呢?

     如前所述,自然宇宙世界,原本就是无形之气与有形之象互相转化的循环系统。在这个有无相生能量守恒的运动系统中,人的生命在于运动,不仅仅体现在有形之象的物质世界运动,更体现在无形之气的精神世界运动。物质世界宇宙时空绝对无限与人类科技手段相对有限的矛盾,就构成了人类私欲贪婪永远无法满足的心理挫折感和自卑感。这时,人类如果坚持通过“科技创新无止境”来挑战宇宙时空的绝对无限,肯定就会陷入拜物主义和“科技工具崇拜”的“自我游戏死胡同”。君不见,不管是中国式“春秋无义战”的“礼崩乐坏”天下兴亡周期律,还是古希腊式大国崛起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这都是“冷兵器”时代兵荒马乱的历史烟云。自从欧洲“文艺复兴”和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以来,“工业革命”和“新技术革命”的科技生产力突飞猛进,是否解决了私有制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不均衡发展的经济食物链恶性循环?又是否阻止了“一战”和“二战”及“反恐战争”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便是“人工智能”高科技继续发展,从而引爆殖民征服“太空新大陆”的“星际大战”,最终结果又会是什么呢?难道还不是自作孽的“不知常妄作凶”吗?

    由此可见,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奴隶制小康社会“公私之变”以来,人类社会的“故失道而后德”,不仅仅体现在物质世界有形之象“大道废有仁义”的假公济私,更是源于精神世界无形之气“智慧出有大伪”的自欺欺人。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的精神世界“失道”,就必然导致物质世界的“失道”和迷惘。人类社会命运共同体的无形之气与有形之象互相转化系统循环,根本还是取决于“公私之变”有无相生能量守恒的“自我调控”。究竟是给世界增加追求社会公利最大化的“正能量”,还是继续给世界增加追求个人私利最大化的“负能量”?这个正邪善恶的道路抉择和时代考验,就是一场自我拯救的“人兽之变”!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