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问道老子47:什么是“天下无道”的“咎莫大于欲得”?

    现代流行版本《老子》第四十六章原文:“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当政者治理天下有道时,战马都可以被放归田园,让农夫用来拉车耕地。当政者治理天下失道时,怀崽的母马都会被送上战场,小马驹也都生在郊野的战场上。人世间最大的祸端就是不知足,罪孽莫过于贪婪追求个人私利欲壑难填。因此,知道以满足天下公利最大化为快乐的精神满足,才真正算是知足。

     对此,我们还是先要复习一下《老子》第四十四章:“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名利与生命相比哪一样更可爱?生命与财物相比哪一样更可贵?个人得失究竟应该怎样权衡呢?个人私欲越强,就必然要付出更大的成本代价。私产家财积蓄越多,就必然会招致更加惨重的损失。因此,懂得追求精神世界无形之气的满足,就不会遭受物质世界有形之象的戏弄。知道个人享受必须适可而止,就可以避免飞来横祸,从而获得终身平安幸福。

     接着复习一下《老子》第三十二章:“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道原本无名,它虽然朴实无华到了细小看不见的地步,但天下人没有谁能够让它服从个人意志。统治者如果能够顺应天道以正治国,那么万事万物就会自然追随。天地间天地间阴阳之气相合,自然就会风调雨顺普降甘露。老百姓不需要用法令控制,社会经济就自然会均衡发展良性循环。自远古开始,人们就已经形成了公共资源公平分配的规则和名称。以前既然有这些约定俗成的规则和名称,那么后人做事就应该懂得分寸。懂得了这个适可而止的分寸,就不会有任何凶险了。这就像天下都依归于道,也犹如百川归于江海一样。

    再联系上下文来看,此所谓“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正是当年“礼崩乐坏”兵荒马乱的现实写照。可见,老子当时“坐而论道”,绝不是消极避世的自娱自乐,而是心忧天下抑恶扬善的慷慨陈词。面对群雄争霸的乱世,这里的“天下无道”当然是直指“周天子”的“失道”,也是直指各个诸侯王公的“失道”。不过,从“始制有名”角度来讲,老子“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的“天下有道”,还是在传播“三皇”时代的大道。在那个“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三皇”时代,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肯定是处处都能遇到知音。而自“五帝”时代以后,特别是从“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开始,就已经是“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常道大行其道。因此,就有了夏桀和殷纣王的必然“失道”,也就有了“汤武革命”的改朝换代。接着又是周幽王的“失道”,于是便有了“礼崩乐坏”的“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这时,任凭老子念念叨叨“祸莫大于不知足”,天下人照样是“多藏必厚亡”的弱肉强食胜王败寇前赴后继。

    事实上,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奴隶制小康社会“公私之变”以来,不管是中国式“春秋无义战”的天下兴亡周期律,还是古希腊式大国崛起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私有制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不均衡发展的经济食物链恶性循环,皆是根源于人们贪婪追求个人私利最大化的“咎莫大于欲得”。在遥远的“恐龙时代”,食肉恐龙与食草恐龙遵循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就形成了“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金字塔型食物链。这个恐龙世界弱肉强食胜王败寇不均衡发展的结局,早已经成了地球上的古生物化石标本。不过,对于这个“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金字塔型食物链,人类自然可以用高级智能进行科幻演绎。譬如,可以把某个时期的“霸王龙”称为“仁德圣王”,而把另一个时期的“霸王龙”称为“荒淫暴君”。也可以把某个时期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称为“独裁专制”,而把另一个时期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称为“民主法治”。当然,这样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仅仅只是人类对于恐龙世界“咎莫大于欲得”的戏谑。

    那么,人类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形成了私有制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不均衡发展的经济食物链恶性循环,这又比古老的恐龙高明多少呢?难道说,高级动物比低级动物的智能发达,就体现在“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语言表达理论创新?或是体现在“战争武器决定资源配置”衍生出“货币工具决定资源配置”的科技创新?如果说,“自私自利兽性本能就是人性本能”。那么,在长达三百万年的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人类的祖先为何就能够进化出“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公有制社会文明呢? 当然,对于“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后人们可以把“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祸根,归罪到“窃国大盗”唐尧、虞舜和夏禹身上。但是,如果当时的人们都能够坚守“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始制有名”,或者发扬“黄帝战蚩尤替天行道”的文化传统,“尧舜禹之变”又怎么能够得逞呢?显然,当时“咎莫大于欲得”的私欲膨胀,绝不只是唐尧、虞舜和夏禹等一小撮人。换而言之,社会文化土壤“无形之气”的“公私之变”,必然会滋生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阶层。只是人们都不愿意直面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心善渊”的“公私之变”,因此才总是把“天下有道”的罪责推到“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者身上,或者干脆玩起“独裁专制”与“民主法治”的“名可名非常名”诡辩术!

     抚今追昔,所谓“人性的一半是魔兽”,永远是一个“公私之变”的修炼过程。鸟兽鱼虫低级动物只有自私自利的原始本能,而没有大公无私的主观意识能动性。当猿猴的大公无私意识萌动发展突破了临界点之时,就进化成了具有大公无私主观意识能动性的人类。因此,低级动物遵循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高级动物道法自然法则大公无私抑强扶弱天之道。人类道法自然法则大公无私抑强扶弱天之道,就曾经进化出了公有制的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上古文明。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奴隶制小康社会“公私之变”以来,人类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就导致了私有制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经济食物链不均衡发展的恶性循环。今天,依然固守自私自利弱肉强食私有制腐朽观念的人,肯定就是沐猴而冠文化转基因的牛鬼蛇神衣冠禽兽!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