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国际军事台湾站务影视

我曾想把土耳其拉进发展中国家外交战略,结果对方很生气……

12月30日,由观察者网、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上海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主办的《2018,中国与世界新时代的样子》在上海长宁区幸福里举行。在上午的讨论中,15位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与学者就2018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这一话题碰撞出了新的火花。

在回答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文扬关于面对西方战略收缩,土耳其等国帝国梦回的现状,中国该如何处理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一题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提到一个长期以来被忽视的中国外交的弱点:如何处理和中等强国的关系问题。如何和这些国家打交道,获取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是摆在中国外交理论和实践面前的新问题。

500

文扬:我觉得现在有没有这么一个趋势?就是西方整个战略收缩之后,很多这种原本就是在国际政治格局当中的地区性强国都会重新调整地区战略。其实我们中国过去被认为是一个地区强国,就是几十年,也没多久。不是一个世界大国,所以实际上这几十年我们的整个观念和对世界格局的变化,很多国家都会有类似。其实像澳大利亚,因为我过去在新西兰,我也知道整个南太平洋就是他的势力范围,是不可以(让)外国势力随便进来。那么在过去美西方的时候,他不是这么认为。他会认为实际上二战后有一个范围之间的和平,那么现在这个形势在变化。尤其是土耳其、沙特、伊朗还有一个很深的历史复活,因为曾经是帝国。我认为曾经是帝国的,后来变成民族国家的历史都没有远近,只要有机会,帝国梦一定会复活。而这在过去都是被美西方的一级全给压住,现在实际上都会重新产生。这也是中国在一带一路的时候肯定是要面临的问题。金教授怎么看这个问题?

500

金灿荣:反正夏天在这个地方做观视频的时候,我就预测未来十年的走向,其中有一个就是中等强国崛起。当时我们就探讨过这个问题。这也是中国外交战略设计当中一个弱点,我们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发展中外交、多边外交里面,其实就没有中等强国的位置。

我觉得很多年前在一次会议上我就指出这个。你比如说土耳其,大国肯定是没他的,周边隔得太远也没他。我曾经想把土耳其拉到发展中(外交),土耳其很生气,你才发展中,你们全家发展中。是吧?人家不干了。多边(外交)我们也跟他没什么交集,对不对?习主席到联合国一般就是见美国总统,德国总理就完了,轮不到见埃尔多安。所以where is Turkey?这是个问题,今天也没解决。

我看王毅外长总结17年还是老的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发展中(外交)和多边(外交),也没有中等强国,所以这个东西得注意了。不光是说技术性的有时候去访问一下,然后说我们是伙伴,这种解决;得战略上该怎么设计一下。这个还包括澳大利亚,你刚才讲南海垄断性,他不容别人插手的,也因印度对印度洋的控制。反正就是这一块,我觉得我们理论界的研究,我算是国内比较早的注意中等强国。但是总体来讲我们的投入不够,所以解决方案目前也没有。这是咱们中国的一个外交弱点。你刚才那个判断我是同意的。美国实际上是收缩的,中国短期内也跟不上,所以这个时候就给中等强国提供了很大的空间。所以未来十年,中美谁能够把在中等强国当中朋友搞的比较多,谁最后赢的机会就大。就等于现在这个时候一把手落了,二把手还不够强,这个时候各个支部书记都很厉害,所以这个时候哪个支部书记票多谁最后赢,你知道吧? 这是一个研究方向,其实我们是一致的,应该重视。但是,就是办法,怎么重视,而且要体现在政策上,现在是个问题。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