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胜负已分(上)(明初系列之二十二)

        江州之战结束,陈汉鄂东南和江西北部的根据尽失,胜利的天平开始逐渐向西吴这边倾斜,而陈友谅退守沔阳以图后效。但是此战的后遗症可不是仅仅丢失江北之地能够结束的。江州之战没过几天,陈汉这边驻守龙兴路(今江西南昌)的江西行省丞相胡廷瑞派遣部将郑仁杰请降,还提了个很难为人的要求,那就是我的部队不能打散整编,依旧要跟着我混。朱元璋本来不想答应,可是在刘基的建议下朱元璋最后还是答应了胡廷瑞的要求,还写了封信狠狠的吹了下胡廷瑞。胡廷瑞收到回信后立马改旗易帜,投降了朱元璋。就这样,引发陈汉和西吴最终大战的导火索,粉墨登场。

        但是其实我们仔细看看胡廷瑞的投降就会发现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江州之战后江州沦陷,江州路就在龙兴路的北部,而龙兴路东面的饶州路早就已经是朱元璋的地盘,西南的袁州欧普祥早就已经因为徐寿辉之死而易帜,邓愈又在江州之战的同时趁机西进,夜袭抚州生擒陈汉守将邓克明,吉安路的汉将余干吴宏、龙泉彭时中、吉安曾万中、孙本立等,皆遣使纳款。朱元璋又令邓愈部的赵德胜和廖永忠攻取临江,瑞州两路。这个战略态势可以从地图上看到整个龙兴路已经被完全包了饺子,他朱元璋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胡廷瑞根本外无援兵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所以胡廷瑞就想着早点投降,然后趁机拥兵自重以观时势。

500

        朱元璋虽然表面上确实是答应了胡廷瑞的要求。不整编他的部队,但是至正二十二年正月年一过完,他就等不及的从江州路去了龙兴路,想着搞点事情。刚开始双方还相谈甚欢,胡廷瑞带着龙兴一干文武亲自出迎,朱元璋亲切问候了大家辛苦了,胡廷瑞等人估计也是一句首长辛苦了,两边交谈甚欢。后面几天龙兴路的官员们陪着朱元璋是拜孔庙,过铁柱观,还在滕王阁开Party,好不自在。好了,我们大家该开心的也开心了,该闹眼子的也闹完了。现在该谈正事了,我这次来没别的目的就是来动你的。在朱元璋快回南京的时候开始了一波骚操作,行政上先是把龙兴改名为洪都,让邓愈做了江西行中书省的参知政事,洪都作为江西行省的首府,邓愈的驻地自然就在洪都,叶琛为洪都知府。这等于明说了“胡廷瑞我就是要搞你。”胡廷瑞一看这波操作爆炸呀,不行呀,这样玩下去我迟早要完,但是洪都周围的大势又都被朱元璋所控制,反了就是死路一条,干脆认命吧。于是胡廷瑞就把他手下的两名将领祝宗、康泰给卖了。私底下和朱元璋说这两个家伙老坏了,投降只是为势所逼,天天要我带着他们造反,我对主公忠心耿耿肯定不会跟这些反贼一路,主公放心。朱元璋表示,好呀,既然你这么忠心耿耿,就跟在我身边为我出谋划策吧,过两天我回应天府,你也跟着我一起走吧。胡廷瑞此时可以说是有苦说不出呀,只好认命跟着朱元璋走。祝宗、康泰这两位老哥被卖了之后还浑然不知,可是紧接着着一道军令让他俩傻了眼,乃令宗、泰帅所部从徐达攻武昌。这让二人可是打死不从,二月朱元璋带着胡廷瑞回应天府,朱元璋前脚走,祝宗、康泰佯装带队去打武昌,走到女儿港直接叛变,回师劫掠洪都,这下可是打了朱元璋个措手不及,朱元璋看着两个家伙都已经带队出征了,还以为都和胡廷瑞一样认命了,怎么说反就反,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有措施反制。洪都知府叶琛力战而死,邓愈得知情况后,穿了甲胄带着亲兵数十骑连夜跑路。一路上多次被叛军拦截,亲兵都死的差不多了,邓愈窘到什么地步了,连换三匹马头也不回的跑,就这样马腿最后都跑折了,差点要被叛军砍死,还是他的养子把自己的马给了邓愈让邓愈仅以身免跑回了应天。堂堂明朝开国六公爵之一的卫国公邓愈也如此狼狈,可想而知此次的叛乱是影响多大。好在徐达这个时候在沌口,听闻洪都叛乱,立马回师攻打洪都,祝宗和康泰哪里是徐达的对手,劫掠一番后就弃城跑了,祝宗在新淦被杀,康泰因为是胡廷瑞的外甥,被饶了死罪,后来怎么样了就不了了之了。洪都重新回到了朱元璋的手中,经过这次洪都事变,朱元璋感叹:“南昌控引荆、越,西南之藩屏,得南昌,去陈氏一臂矣,非骨肉重臣不可守。”于是他想起了他那个侄儿朱文正,让朱文正带着赵德胜和薛显同邓愈一起镇守洪都。看到这里其实邓愈丢了洪都这种重镇,事后居然没有任何处罚,战后对于邓愈的处罚明史中就六个字“太祖弗之罪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之前丢安庆的赵伯仲在天上会有何种感慨,果然巢湖系就是没有滁濠系亲。

500

        重新夺回洪都之后,基本上整个江西行省的北部已经被朱元璋所掌控,在这里各位不要误会,元代的江西行省那是大的恐怖,除了现在的江西,还有广西部分和整个广东省都是元代江西行省的行政范围。陈汉现在被牢牢压制在两湖(湖北湖南),看起来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只等消化完占领区便可一战而定,而现实却没那么简单。

        至正二十二年二月,顺风顺水的东线出事了,而且还是一个让朱元璋心痛不已的事——胡大海被杀。胡大海之死要说还要从杨完者之死说起,杨完者自杀后,苗军仍在,被元廷卖队友的行为刺激后,苗军余部李福等三万人一怒之下给朱元璋递了降书,朱元璋大喜过望,马上派李文忠前去安抚。苗军投降后李福、蒋英、刘震三人就归在了胡大海麾下,胡大海这个人我们前面说过,谦谦君子光明磊落。这三人就抓住了胡大海这个弱点,邀请胡大海去八咏楼阅兵,见了面,蒋英让其手下跪在胡大海马前,状告蒋英的过错。胡大海正奇怪,回头看蒋英的时候,蒋英从袖子里抽出棍棒猛击胡大海脑部,胡大海倒地身死。其子关住,郎中王恺皆遇害身亡,胡大海绝后。当时正在严州主事的李文忠,闻变马上同大海养子胡德济杀奔金华,蒋英等贼见不敌,洗劫了金华城后投奔张士诚而去。胡大海死讯传来,朱元璋悲痛万分,誓要取蒋英狗头血祭胡大海。他做到了,四年后李文忠攻杭州,蒋英被抓。朱元璋下令“刺其血以祭大海。”

        胡大海是元末明初朱元璋派系里统兵能力较强的几位帅才之一,在其生前的战绩上可以说是战功显赫,完全不亚于同时期的徐达常遇春,明史赞其“大海善用兵,每自诵曰,吾武人,不知书,惟知三事而已,不杀人,不掠妇女,不焚毁庐舍 ,以是军行远近争附及死 闻者无不流涕,又好士,所至辄访求豪隽,刘基 宋濂叶琛,章溢之见聘也,大海实荐之。”胡大海死后,朱元璋为表彰其功勋,追封胡大海为越国公,谥武庄,立肖像于功臣庙同时配享太庙,这可以说是最高规格的死后待遇了。当然,胡大海为人正直,待人真诚,这在对待和他同样的君子之时,固然效果不错,然而用这种态度对待奸诈狡猾之徒,却显得天真稚嫩,也是这种性格缺陷导致了他没有看到日月重开大汉的那一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