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有人担心随着老一代人远去日本对战争的反思会完全停止,但显然不是

【文/丁刚,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环球时报》高级顾问】

【按:中日关系自去年春天以来出现转暖趋势,随着高层交往的恢复,有望持续稳定加速。丁刚研究员近日参加了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主办、环球网协办的中日智库媒体高端讨论会。两年前,丁刚曾在环球网发表过五篇访日手记,引起了网友的热议。今天的中日关系又是怎样一付景象呢?丁刚再次撰写了系列评论文章——《中日关系,什么样的“小阳春”?》 ,以下为该系列文章第一篇。】

作为媒体人,我们在观察中日关系的时候会想到什么?

大体上会有这么几个问题:中日双边关系的走向、日本社会的变化与中日关系、日本军事发展的动向及其特点、中日海上安全形势、“一带一路”倡议与中日关系、中日经贸合作的变化、日本对华认知的现状等等。

500

这也是不久前由几家智库联合发布的《中日关系2017》报告中涉及的几个方面。报告认为,2017年中日关系总体上趋于好转或转圜,但是两国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根本性问题还没有发生变化,两国关系依然存在不确定性。反过来,日本研究机构要是出一份类似的报告,大概也会包括这几个题目,也会有大体相同的结论。

这些问题重要吗?当然重要,很重要。同时也是双方媒体最为关注的几个问题。但我还是感觉缺了一点什么。

缺什么呢?

在去日本参加中日智库媒体高端讨论会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北京展览馆剧场观看了2.5维音乐剧《阴阳师》。

《阴阳师》的故事和人物原型都来源于日本文化和历史。2016年,中国网易据此自主研发了一款手游,目前全球用户已经超过2亿。网易随后又携手日本主创班底打造了同名音乐剧,在日本和中国的演出均出现轰动效应。中国演出的最低票价也要380元。

500

《阴阳师》手游

北展剧场当晚的演出,几乎是座无虚席,观众全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随着人物的出场和剧情的演进,不停地欢呼。他们是那样地熟知台词,那样地喜爱剧中的人物。置身于如此狂热的观众中,我这个退休老人忽然有一种跟不上时代的感觉。

除了这个中日文化互动的产物《阴阳师》外,还有很多值得一提的事情。比如,手机游戏《碧蓝航线》(中国玩家简称“舰B”)日文版,《刺杀骑士团长》,《水浒传》,手机游戏《旅行青蛙》。

中国手游“舰B”,在日本的玩家注册人数突破了200万。

《刺杀骑士团长》是村上春树的小说,中文版今年2月在中国发行,上下册,首印70万,超过日本本土发行量的一半。 

500

手机游戏《旅行青蛙》去年11月上架,今年2月的数据显示,虽然没有中文版,已经有950万中国用户下载。“你养了青蛙没?”,“你养的青蛙去哪里了?”成为中国一些微信群里的常用语。

去年,日本作家北方謙三根据中国古典名著改写的《大水浒传》系列历史小说的发行量突破1000万册。

还有一个被广泛采用的数据,中日两国去年互访人数超过1千万人次,中日民间交往进入千万级水平。

中日交流的规模与层次已经与以往有了很大不同。

战后中日关系的发展,离不开老一代的付出。比如,从1986年起,由日中协会组织的日本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植树访华团,每年都要去南京,累计栽种了6万多株树木,从未间断。但是,在前植树访华团团长、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离世后,这个“绿色赎罪”活动的延续受到了影响。

现在有些人担心,随着老一代人远去,日本对战争的反思就会完全停止。显然不是这样。

战后出生的几代人的反思已在不同层面展开。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也是“村上年”。村上春树写的现代经典小说《挪威的森林》出版30周年,《刺杀骑士团长》中文版在中国首发。这是近年来在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外国小说之一。

500

中国媒体很关注中文版的出版,主要因为小说涉及南京大屠杀。村上的书也因此招致了日本右翼的抨击。但是,双方媒体的关注点可能与村上所想表达的意思并不完全一致。

村上的确是在反思,但他更多的是反思战争中的人性,反思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在这里,人,不只是哪个国家的人,而是普遍的人和人性引起了村上的关怀。这同样也是这本书为什么会打动中国读者,尤其是中国青年读者的一个关键所在,这一点已经在网上的评论中反映出来。

村上当然是反右翼的。但是,如果不能超越反右翼来看这本书,就很难从村上的书去认识和理解日本社会思潮的变化,尤其是日本青年一代的历史感和对人性认知的变化。

我们仍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犹太学者开始研究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纳粹罪行,为大屠杀研究寻找更广泛而共同的认知,在对人类本性认识的层面上取得了全球共识,形成了全球性研究课题,甚至一些大学还开设了专门课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在和笔者的交谈中提到了对日研究的“学理化、规范化、国际化”,其中就包含了在国际认知层面展开对日本战争罪行的研究与分析。

在全球化加速的今天,我们不只生活在中日政治和经济的关系之中,我们更是生活在现代化进程中不断加深的相互影响之中。

那些让中日年轻人着迷的手机游戏,也反映了这种变化。双方青年一代的现代观念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深入互动。这当中有共鸣,有碰撞,也有相互补充,有时还会纠缠在一起难以分辨。

全球化带来的影响当然首先是经济的,但文化层面的互动与以往相比,已经远远不同。中日之间的文化沟通对相互认知的推动在这一大背景下,变得越来越重要。

1000多万人在中日之间走动着,他们当中有很多年轻一代。我周围的年青人,已经很少有人没去过日本了,去过两三次的越来越多。他们亲眼看到的,亲身感受到的日本,才是真实的日本。对去过中国的日本青年来说,同样如此。

现实的场景是,你拿着一个iPhone,我也拿着一个,都是一样的手机,里面都有中国制造和日本制造的配件。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玩同一个游戏,用的是同一个APP。

500

日本著名音乐剧演员、《阴阳师》的主要人物晴明的扮演者良知真次(右)

在讨论中,日本著名音乐剧演员、《阴阳师》的主要人物晴明的扮演者良知真次说,中日两国年轻人都非常喜爱对方的文化。当我在谢幕时用中文表示谢意时,中国观众用日文回应:“我们欢迎您,希望您还来演出”。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感动……

这就是村上的书能够走红的基础,也是中国的手机游戏在日本走红的基础。

我们需要关注两国关系之间的政治经济问题,但同时也要时不时地跳出两国关系,站在更高的层面,比如全球化大流动的层面,来看两国更广泛的联系和这种联系的意义,关注双方是怎么看对方心理变化的,关注那些能够引起共鸣的情感,关注双方仍然存在的认知差距。这就是“一上一下”,“上”是要有高度,“下”是要有深度。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