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晨思:劳模

​我有个梦想,是当个劳动模范。现在可是个多欲多求的时代,人们有许多愿望许多梦想。可能是因为我才疏学浅、天资一般吧,其他那些别人常有的高大上愿望我从来没有。但我一直以来认为劳动模范最荣光,在中国的所有荣誉名头里“五一劳动奖章”最珍贵。

当然,我也知道这“五一劳动奖章”我大概得不到,这个崇高的荣誉很难得到的。我所在的中国社科院因高大上的地位可能比一般单位还能多得到评选的名额,但就社科院而言我认为至少有两位比我优秀得多更有资格获奖的的同事还没有得到呢!所以我是没有可能获得那个奖章了,只是心中留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500

昨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下午从上海赶回来过新年。到了晚上忽然想起去上海开会前送改的衣服是31号取,元旦还想穿呢。可这时已经是7点多钟了,衣服送到小区里一间湖南来的夫妇俩开的裁缝铺修改。现在这么晚了,他们还能在吗?!好在裁缝铺就在小区里,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看一看。       

这对夫妻在我们这儿好多年了,究竟多少年也记不清楚了,反正好多年了。女的姓童,我们都叫她小童,其实年纪也不小了,她有两个孩子在乡下老家上学全靠两口子在北京打工供给。现在人们生活好了,衣服穿得讲究了,不像过去那样经常需要缝缝补补的,但总还有些小的修改,加个肥改个瘦什么的,加之我们这里老同志多节俭惯了,衣服坏了喜欢修补一下还能接着穿,所以小童两口子的活儿还不少,想起他们总是一天到晚在小区综合服务中心的那间地下室里劳碌的样子。       

再次走进小区服务中心地下室的时候,里面竟还是灯火通明,小童两口子一如常态坐在那里低头蹬缝纫机,对面小李两口子的理发店里还坐着不少人等理发。我高兴地对小童的先生说:哎呀!太好了,你们还在!我还怕你们下班了呢!其实,我就知道小童姓童,她名字和她先生的姓名还叫不上来。小童的先生站起身来为我找改好的衣服还有一件洗好的衬衫,他们还兼做代收洗衣。衣服改的很好,我很满意。明天是元旦了,临走时我向他们祝贺新年,我说都这会儿了,也该走了吧?刚才还怕你们下班了呢。小童说,每天都是晚上八、九点走。我问明天该休息一天吧?她说,不,还来呢。我说,像我们单位里节前最后一天下午就没人了。小童笑了笑没说话,我开玩笑的说你们是劳动模范啊!       

回来的路上,我想,可不是嘛,小童两口子才是真正的劳模呢!一年到头从早到晚终日辛劳,对顾客客客气气,有求必应,千方百计修修补补,整旧如新。十分难得的是,这么多年无论是在那间小小的地下室里还是有时在路上碰见,他们总是乐呵呵的,显出那么一种从容。前一段北京清理出租屋,许多外来务工人员住处出了问题,到处急着找房子。我偶尔问到他们,小童的先生特别高兴地告诉我他们特别幸运,在不特别远的地方找到了一间小房子还不算贵,他一脸幸福的样子。       

是呀,他们才是真正的劳模呀!别人当劳模也许要用一枚奖章来证明,他们生活的全部就是劳动无需证明。生活的全部是劳动,劳动是生活的全部,难到不是最经典意义上的劳动者吗?!最经典的劳动者不就是劳动模范的含义吗?!       

当然,小童两口子是不会有劳模称号的,不会有人授予他们劳模称号。为什么?我忽然明白了,劳动模范的荣誉称号是用来鼓励人们努力工作的,那么什么人需要鼓励?什么人是被鼓励的对象呢?当然是我们这样的人。我们又是什么人?我们是被雇佣的人,是被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单位”雇佣的人,是那些雇佣我们的人、让我们的干活儿的人,是他们需要鼓励我们,而我们也需要鼓励。小童他们没人雇佣,他们是自己干,没有人要他们干,自然也就没人鼓励他们,他们也无需别人鼓励。       

看来劳模也只是个形式,需要不需要,看重不看重劳模称号的区别也许就在于人们常说的:是要你干还是你要干

(2018.01.01)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