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以前跟日本贸易摩擦时,美国直接送了一把刀

   【自今年3月22日以来,301调查案正式启动,当前的中美经贸形势便一直挑动着人们的神经。第一轮隔空喊话刚过,4月份随即发生“中兴摩擦”。5月3-4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高级谈判代表团抵达北京,随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刘鹤又将飞往美国开启下一轮谈判。

中美之间的贸易磋商究竟能否达成合意?为此,CCG召开了“从中美磋商研判中美经贸形势智库圆桌会”,观察者网将陆续刊出会议内容,以飨读者。本文为倪峰在会议上的发言。】

倪峰:首先感谢CCG的邀请,今天的题目是非常热门的题目。说老实话,我并不是做贸易问题的专家,主要是从经贸关系角度谈一些我自己的看法。首先谈一下对这个磋商的看法。

    按主持人讲的,基本从去年8月份开始,特朗普政府就举棒子开始要价了,而且要价不断上涨,一直到了今天的程度。这个过程挺有意思的,我们现在都讲中美贸易战,但如果更准确地讲,从去年8月份到这次磋商之前,我个人觉得对这个过程更贴切的形容是“中美经贸论战”,也就是说“口水战”的成分更多些。“打”是美国一贯的做法,而且又碰上了特朗普这么一个人。

500

外媒截图 美国在WTO攻击中方“活在幻想里”

原来美国在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中,可能就经常采用类似的手段。我个人对一件事情印象特别深,1995年我在日本做访问学者,当时日美贸易战打得非常激烈,激烈到什么程度呢?当时美国总统是克林顿,贸易谈判叫坎特,日本的首相是桥本龙太郎。美国当时出手非常“狠”: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坎特来到日本,见第一面送给桥本龙太郎的礼物是一把日本刀,仿佛在说“我一定要把你砍杀”。他跟桥本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桥本的谈判经验也是很丰富的,他领会到坎特的意思,因而坎特把剑送到桥本手里时,桥本直接把剑头怼到自己脖子上,说“你这次来是来要我命的”。说明美国在贸易争端谈判时的手段屡见不鲜,有时候在形式上会做得非常明显。

    而在这个基础上,今天我们碰到的又是特朗普,原来美国的总统还讲点规矩,这次碰上的也是美国人口中的“真小人”。这种情况下,他出手会狠,看看特朗普写的《交易的艺术》,他就是这么一个漫天要价的(人),这个环节太熟了

今天舆论从“打”走到“谈”,显然是比较好的一步。实际上,不可能从舆论战一下就能过渡到贸易战,而是要有一个谈的过程。正如刚才何司长所说,第一次谈成的可能性大家都不会抱太大的希望,但谈本身是很重要的。这是对这次磋商最基本的看法。


​ 要避免中美经贸问题的政治化。这次中美贸易摩擦里,经贸问题政治化色彩还是相当明显的。特朗普上台以后,不要讲中美关系,就是中美经贸关系,应该说某种程度上都得发生一种质变。原来我们在讲中美经贸关系时,无论是中方还是美方,有一个看法还是比较一致的,即认为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有了这个压舱石,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中美关系过去虽然有问题,但总的来看,经贸关系在中美关系中都发挥了正向的作用,这是过去中美关系,尤其中美经贸关系最基本的特点。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对中美经贸关系的看法在发生重大的变化,这和特朗普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他的口号是要美国伟大起来,其实核心问题是,要让美国经济重新振作起来。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感觉到特朗普眼里,中国是美国出现各种各样经济问题最大的外部原因。而且他把中美关系重要的点放在如何纠正中美经贸不平衡的问题。从他上台第一天起我们就能感觉到他在这方面的作用,所以(摩擦)是肯定要来的,因为他在看中美关系时,就把这部分看成了最大的一个问题。

    随着这段时间中美关系的演进和发展,我们认识到,特朗普去年年底对中国作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第一,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第二,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第三,他认为尼克松政府以来的美国对华政策失败了。我总有种感觉,特朗普越来越在经济上(发力),原来我们讲竞争主要还是在地缘政治上,现在他更多是从战略经济把你看成是个战略竞争对手。在这个前提下,包括2025等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来了。

而且他认为贸易竞争的核心就是未来的发展权,美国纽约时报著名评论家弗里德曼5月3号写了一篇文章,此人拥护自由贸易,写过《世界是平的》,但连这样一个鼓吹世界自由贸易的人现在都说,原来中国的发展是在低端发展,可以得到我们的认可,但现在中国如果要在高端上做,等于要抢美国的饭碗,这是美国所不能容让的。不光是特朗普,现在弗里德曼都是这样的观点了。

因此,在现在中美关系尤其经贸关系的处理上,虽然我们讲要避免中美贸易的政治化,但在美国这样的舆论攻击下,中美贸易问题政治化是不可避免的。弗里德曼说,如果今天我不能挡住你,今后就没机会了,这话都已经说出来了。

    吕祥:美国私下说这个话的人已经很多了。

    倪峰:他作为自由贸易的拥护者也在说这个话。确实现在经贸问题一方面可能和以前有类似的部分,但同时可以感觉到,也有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因而尤其我们要对不一样的地方有所准备。因为这次他来势汹汹,感觉比以前哪次都凶。就像弗里德曼说的,这可能是他们挡住中国最后的机会。这种事情可不可能发生呢?我们还是要做一些准备。

至于怎么应对,有几种不成熟的选项。

    第一,这次特朗普棒子举起来,不管是轻还是重,肯定首先是会落下来的,至于轻重是要再讨论的事情。某种程度上的贸易摩擦一定在未来一段时间会出现,这种情况下,一个可能基本的思路是,我们不能面对它就软下来了。昨天我刚好在(人大)重阳也开关于中美贸易的会议,碰到英国人罗思义,他认为中国和美国是两个Animal动物,中国是Panda熊猫,美国是Tiger老虎,他说碰到tiger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软,最起码要让人感觉你是强大的,如果你一软,结果上是很糟糕的,会被tiger吃掉。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这样来势汹汹的特朗普时,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一定要保持一种定力,而且要有一种能够“以战止战”的勇气,我们希望以战止战,针对特朗普要有一些反制的手段和储备。

    第二,既然有非常丰富的对美谈判的经验,我们就应该充分利用,“边打边拉”。中美关系到今天虽然面临很多的问题,但从发展角度来看,中美之间已经有5700、5800亿这么大的贸易额,我感觉中美之间的增量空间还是很大的,我们有和美国边打边谈边拉的资本。所有的贸易关系中,中美之间谈的空间,我们手里的牌是最多的,空间是最大的。

    现在中美摩擦、斗争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但现在有一种迹象也是需要我们警醒的:虽然美国和欧盟、日本也有(摩擦),但现在他想把这些国家拉到自己那边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有可能站队。因而,中美在面临摩擦时,一定要防止美国和我们打群架。

    从两国真的打贸易战的盘上讲,贸易额上我们是顺差,所以一旦真正打起来,我们的损失也是相当不得了。即可以忍受,但忍受也是不得了的。一旦处于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有一个策略“边打边退”,即适当的让步,比如市场开放,降低一些产品的关税,这样我们的空间还是很大的。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还是需要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才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佳的途径,这是过去的实践已经证明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