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世界第一虚拟主播Vtuber,也难敌资本过河拆桥

500

“Vtuber的虚拟性尽管给我们带来了欢笑,但我们所窥见的中之人也和我们一样有着难以言说的悲痛。”

文/ 文文Official 编/ 彼方Official

近两年,以使用虚拟形象配以真人配音的形式进行视频投稿以及直播的“虚拟YouTuber”(Vtuber)或“虚拟主播”们,在短短几年内就火遍了日本国内外各大视频网站。如果你是B站、Youtube等网站的用户,想必你一定对他(她)们不陌生。

500

人气Vtuber 神乐Mea与绊爱

而就在前不久,被粉丝戏称为“虚拟主播界皇帝”的人气Vtuber绊爱(Kizuna Ai),却在国内的社群遭遇了大规模的抵制。其B站账号的粉丝数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从近100万锐减至90万左右,而粉丝们更声称会“将抵制到底,直到‘初号爱’的回归。粉丝将把B站100万粉丝的时刻作为其回归的礼物。

500

此前在日本国内外都顺风顺水的绊爱为何遭遇抵制,而这一事件的背后又折射出了Vtuber群体背后怎样的问题呢?这篇文章,就让我们以此为切入点,聊一聊有关虚拟主播的生态以及他们背后的声优们——“中之人”们的话题。

绊爱的消失

相比传统的真人主播或Up主,虚拟主播往往会使用原创的角色设定,以MMDUnity等软件所制作的3D模型制作的虚拟形象出现在观众的面前。而这些虚拟主播们则几乎无一例外,大多会由其背后的“中之人”进行配音,同时利用动态捕捉技术,借由这些“中之人”完成角色的表情或动作的同步。

500

虚拟主播所使用的动态捕捉技术

这次的事件,就与虚拟主播们背后的“中之人”群体有关。

故事要回到2019年5月25日。当日,Youtube的绊爱官方频道AIChannel发布了视频《如果说有四个绊爱,你信吗?,向观众展示了“青梅竹马的江江机;动画剪辑爱;绊爱;游戏爱”四个模型相同的绊爱形象。

500

在视频发布之初,粉丝们只不过觉得这又是AIChannel一贯的“又水了一期式”视频,在当时并没有引发过多的议论。然而随着6月的到来,在AIChannel发布的一系列带有neta性质的、不同绊爱之间的互动“对决”视频后,绊爱的分身化运营企划逐渐浮出水面:运营商Activ8及其制作人副岛雄一的一系列动作,以及绊爱线下活动中所暴露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绊爱的运营团队开始有意识地对原生绊爱的形象进行淡化,并试图以新的中之人(2号爱、3号爱、中国绊爱)取代最初的绊爱声优——“初号爱”春日望

500

Activ8的运营团队还推出了讲中文的“中国绊爱”

同时,原生绊爱中之人春日望在推特中表露出负面情绪,透露出自己目前在公司中无法再代表绊爱并被排斥的境况;关于副岛雄一对制作组进行重组与公司产生了内部矛盾的新闻也一再爆出。一连串的事件激起了绊爱粉丝对于运营团队的强烈不满,上文中所提到的抵制运动也就由此展开。

500

春日望表达其不满的推文,在发出不久后删除

而面对粉丝的愤怒,至少在中国粉丝的谴责声中,运营方却并没有采取柔化政策,而选择直接与粉丝对抗:通过近期接二连三的如《游戏中变脸,面容逐渐高兴,爱酱已经坏掉了!》《同时听各种话时,会只听到「说自己的坏话」!等视频的发布,宣示运营方已经在强力推进绊爱分身企划的进程,并在潜藏话语中抹黑爱酱的模型、对粉丝的意见进行了嘲讽。

500

《游戏中变脸,面容逐渐高兴,爱酱已经坏掉了!?》视频截图,笔者在此不放出绊爱故意做出崩坏脸的截图,实在想不出这样的视频有趣在哪里。

绊爱的粉丝们在愤怒与失望中度过了三个月的时间。截至目前,副岛雄一作为绊爱企划的负责人并未对粉丝的意见作出任何形式的直接回应。而运营商伤害粉丝感情的做法,也使得如今的绊爱走入了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除了全面否定将绊爱从无人的小角落带到如今世界顶级虚拟主播春日望的地位,进而对春日望与一路支持绊爱粉丝感情产生了巨大的伤害,被运营商推至风口浪尖的2号爱、3号爱也成为了这一事件中粉丝们的出气筒。她们同样受到了粉丝群体的抵制。

500

3号爱遭遇绊爱粉丝抵制

在风波未定、出席ChinaJoy的中国绊爱遭遇冷场后,许多评论者都不约而同地回忆起绊爱初次登场时的场景:

500

“若干年前某展会的角落,一个虚拟角色诞生了,她孤独的自言自语——

‘还有没和我说过话想跟我聊聊的人吗。’

‘没有啊…也是呢……’

‘嘛…毕竟我还不出名…’

‘我的名字,你要好好记住哦!’

‘我叫Kizuna Ai!’”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绊爱走出那个被人忽视的角落之后,还要在商业大潮的热浪中面临如此的悲哀。

500

中之人的阴影

Vtuber的形式本身并不新鲜,这种对于角色的配音演出至少从表现本质上与人偶剧等并无太大的区别。而乘上了二次元文化与直播的热潮,从而诞生的Vtuber也正是文化与技术发展的客观必然。但在媒介现象的客观必然性之下,Vtuber与传统“角色扮演”相区别的、拥有固有的人设与不暴露中之人的媒介特质,所带来的却是观者意指实践方式的改变——恰若难波优辉《虚拟Youtuber的三个身体——Person、Persona、Character》一文中以拟社会关系”(Parasocial Relationship)理论为出发点所指出的那样:在与Vtuber的交际关系中,传统的角色背后的真实人类被屏蔽,拟社会关系转为在中之人的演绎之下的,受众与角色(Character)之间的关系,从而营造出将虚拟代入现实的真实感。

500


彩虹社所属的本间向日葵与赤羽叶子接受杂志采访时,都表示希望自己能够更加融入“现实”

蔡榕也在2018年中国青年动画学者论坛中指出,在“Vtuber的虚拟性之下……混合现实技术使得虚拟主播的角色可以确实地分享同一空间与时间,完成无限逼近与真人的角色表演”。总结来说,Vtuber的出现也可谓二次元角色在一步一步向现实“贴近”,进而产生现实干扰历史进程中的关键一步。

500

彩虹社所属的Vtuber静凛7月14日来上海参加“超V派对”时于活动场馆前的“自拍”

与之相对,虚拟角色背后的真实中之人活动与对角色设定的背叛,在当时也成为了一个经常被讨论的热点话题。其契机则是所谓“月之美兔喝水”问题——虚拟主播月之美兔的中之人往往将其现实生活中的日常生活经历带入到直播当中,产生了与其角色“清楚”(清纯可爱、清秀)的设定的巨大反叛。

500

清楚的杂鱼委员长月之美兔在动画《虚拟小姐在看着你》中的演出

然而有趣的是,一年之后我们却发现在直播中的“月之美兔喝水”现象却不再仅仅局限于一两个Vtuber之间,甚至由此还产生了名言——“所有的Vtuber都曾声称自己是‘清楚’的。”

500

彩虹社所属的Vtuber御伽原江良在首次Bilibili限定直播中多次表示要展示自己原本“清楚”的一面,而后转入自嘲式的大笑

诚然,毕竟Vtuber背后不是完美的人工智能。中之人们如果坚持“人设”不免有所差错,而另一方面这种对于角色的反叛也成为了Vtuber的魅力所在。

 

500

一些Vtuber已开始并不回避中之人,如漫画家佃煮海苔男[佃煮のりお]曾经与自己所创的“画女说男”的伪娘设定Vtuber犬山玉姬同框直播。尽管标上了“※不是同一人”,但在直播过程中,每当犬山玉姬说话时就会出现遮挡物挡住佃煮的脸。佃煮海苔男就是犬山玉姬的中之人这一事实人尽皆知。

因此,在Vtuber数目暴增,商业模式也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不仅仅限于基于虚拟角色的设定所进行的叙事产出,中之人的现实世界经历也在不断构建着Vtuber的新世界。在Vtuber观众的消费习惯已然逐渐形成的前提下,多样的Vtuber也同样受到了受众的欢迎,而不少Vtuber如今已经可以在直播间直言不讳地谈到运营或公司相关的事情。尽管角色的反叛与“中之人暴露”看起来很有趣,但不那么愉快的是,我们也见到了许多Vtuber角色丰满理想之下,中之人无奈的现实困境。

500

最直接的现实即是Vtuber因为各种原因面临“毕业”(停止角色的运营)——恰若Vtuber笹木咲在短暂毕业回归后改编《被生命所厌恶。所唱的《笹木被人们所厌恶》的歌词提到的那样。

“如果得到不老不死的身体/就可以永远活在网络中/妄想着那种科幻小说的场景。”

虽然这句并没有改词,但联系上下文与笹木咲当时的现实,又不得不令人深思。

从“绝对天使Kurumi酱”的爆红与其中之人疑似被亲人所胁迫、篡改社交账号后退出Vtuber界所留下的“热血动画版的Vtuber传说”,到人气Vtuber神乐Mea中之人因被人曝出“将粉丝送的礼物卖掉换钱”黑料而提前在直播中自曝自己“19岁、确实将粉丝送的调音台卖给父母赚钱、需要给父母月缴10万以证明赚到了钱、目前与值得信任的男性友人生活在一起”等现实生活境况等事件可看出,Vtuber的虚拟性尽管给我们带来欢笑,但我们所窥见的中之人也和我们一样有着难以言说的悲痛。他们面临着理想与现实不可逾越的鸿沟,也必须面对生活中与亲友之间、与运营公司及与其他Vtuber关系的种种困扰。

500

绝对天使Kurumi酱社交账号被人篡改后所留下的封面图:“在所有Vtuber一并在阳光下欢笑前行的同人图中,唯有天使被拘束在所有人身后局促的阳台上。”

笔者也是Meaqua的粉丝与Vtuber文化的爱好者,在此不对于Vtuber中各种轶事加以评价,但相信谁都不希望伤害带给我们欢笑的Vtuber、更不希望伤害到Vtuber背后努力着的中之人。在此,我们也相信并祝福原生绊爱的中之人春日望。希望绊爱能够走出阴影。我们不仅仅想看到绊爱的笑容,更想看到为绊爱努力过的人们的笑容。

“数字劳工”的隐忧与反抗

可见,Vtuber对现实进行屏蔽的初衷,终究敌不过真实世界娱乐产业都会面临的种种问题。而在粉丝的关注之下,这些问题也成为随着Vtuber存在的副产品,卷入到娱乐经济、乃至数字资本主义的大潮之中。在本次绊爱分身事件中,有网友发出哀叹“粉丝终究抵不过资本的力量”——从宏观的视角来看,这种网友与运营商之间的冲突并不简单是商品生产者与商品消费者的关系,更是“数字劳工”时代之下媒介生产与使用之下的反抗诉求。所谓数字劳工,并不只是直白地指代数字行业工作的从业者。如福克斯(Christian Fuchs)在其《数字劳动与马克思》(Digital Labor and Karl Marx)中所定义:“数字劳工是电子媒介生存,使用以及应用这样集体劳动力中的一部分,他们不是一个确定的职业,他们服务的产业定义了他们,在这个产业中,他们受资本的剥削。

500

Vtuber订阅数可视化图,截止于2018/12/31

因此,从春日望的悲哀中我们一方面看到的是当下Vtuber中之人对于资本权力的无奈与反抗——实际上在大环境中也是切实存在的被关注的隐忧:例如,7月中旬,一名负责虚拟主播企划Hololive在中国运营的石姓男子,对于京都动画灾难表达了“幸灾乐祸”的情绪。随后,在粉丝群体当中就产生了对于Hololive所属Vtuber的性骚扰与粉丝的打赏被扣押等谣言。这也充分反映了受众对于不能充分表达个人现实的Vtuber中之人的整体生存状况的担心与猜测。另一方面,在数字劳工的话语之下,每个粉丝也都成为了Vtuber内容生产的参与者。并不仅限于粉丝所制作的同人内容,对于Vtuber的聊天参与、评论等形式,亦在直播中以互文性文本等形式无时无刻的进行着同步的产出。

500

此外,Activ8的投资方株式会社Gumi的18年年度决算报告中即已经指出:“Vtuber的利润显然要比传统的Youtuber更加丰厚——由于传统Youtuber的IP属于Youtuber个人,广告的利润分配也大概以公司20%,个人80%的前提进行。而对于Vtuber来说,由于IP属于运营方,因此广告收益基本可全部归属公司所有。此外,还可以进行如动画化、游戏合作、售卖周边等二次利用。而如果涉及到海外运营,即便更换中之人也是完全没问题。”

500

Activ8与副岛雄一等人的所作所为,正恰若马克思《资本论》中所言:

“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故而,运营方以所谓“Activ8的明天”为幌子,毫无顾忌地“改弦更张”,实际上是早有预谋的。而这种资本的剥削不但直接作用之于中之人,也侵犯了粉丝再生产的权力与保障——绊爱不仅仅是Activ8手中冷冰冰的IP,其中更凝结着中之人乃至粉丝参与的无差别劳动。我们不但仅仅在为原生绊爱鸣不平,我们也在为自己的情感被资本无情的践踏、同样作为数字劳动者的个体无法享受参与式文本的生产带来的成果而愤怒。

500


当然,如果回到经营方面冷静看待,在与中之人达成合意的前提之下,“多人绊爱”似乎对于企业整体发展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分支,对于中国绊爱笔者也抱着欢迎的态度去接受。尤其是在Vtuber百花齐放的今天,作为运营方面多一些风格不同的角色登场并不是什么值得指责的事情。值得指责的是Activ8的一系列如“卸磨杀驴”般的“骚操作”——对于接连获得注资的Activ8来说,做出如此短视的举动,不但毁了绊爱,而且毁了23爱、中国爱未来的前途。而最坏的可能则是或许此事将成为绊爱走向衰落的导火索——这也是我们不愿看到的结局。

500

以所属Vtuber人数众多的彩虹社官方APPいつから.link中所呈现的7月28日的直播表。在Vtuber界确实有着以彩虹社为代表的“多生孩子好打架”的经营方式,通过多样化、细分的人物设定来命中受众需求。

总之,2019年的夏天对于热爱动漫以及虚拟主播文化的每个人来说心里都蒙上了种种阴霾。希望拨云见日的那天能早日到来。

500

春日望推特:无论多少年都会(活)动下去,请稍微再等我一下。

 

参考资料:

(1)Fuchs,Christian:Digital Labor and Karl Marx. NewYork:Routledge

(2)ユリイカ.2018 vol7

(3)触乐.Bilibili专栏:热血动画般的VTuber轶事:绝对天使与她的魔王.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92785

(4)天颓如我.Bilibili视频:谈谈我对绊爱事件的看法.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255351

(5)百度贴吧:【绊爱事件集中贴】海的幽灵无处可寻.https://tieba.baidu.com/p/6218433733?red_tag=3395544574

(6)gumi、18年は増収減益 国内新規タイトルは苦戦も主力タイトルは順調に推移.https://finance.logmi.jp/293416?pg=6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