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京都纵火点燃令和元年 安倍在东京奥运会前的百万烦恼

截至当地时间7月19日,发生在日本京都市“京都动画”公司第一工作室大楼的纵火事件仍在酝酿。目前,此案已造成33人遇难,36人重伤,该公司一半以上的创作人员均被卷入,此案也成为日本二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恶性公共事件。 东京方面可能已经感受到了此案的不寻常。

500

也就在7月18日晚些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连夜责成该国警察、安全、反恐部门最高首脑,“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山本顺三处理此案。安倍还要求日本安全部门应在第一时间查明案情真相。 至此,本案也从一起故意纵火案升格成为恐怖袭击事件。

它背后的恐怖袭击色彩,也让外界开始重新认识看似平静的日本社会背后的暗流涌动。在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一年时间之际,日本社会正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威胁正从内部而来 必须承认,此案对于日本的意义是超乎想象的。 首先,被焚毁的“京都动画”(Kyoto Animation)公司多年来一直是日本动画产业的标杆企业,其制作的《凉宫春日的忧郁》、《轻音》等优秀动画作品也配合了日本自2011年后“酷日本”(Cool Japan)的宣传政策,有效提升了日本的“软实力”。

这场纵火事件也因此很快在24小时内让日本动画、漫画、游戏产业的相关从业者在悲痛之余人人自危。 其次,在东京奥运会即将于一年后的7月24日开幕时,这场恶性事件不仅严重损害了以“治安良好”著称的日本形象,也让外界不得不重新认识到日本社会的又一大隐蔽安全威胁,即总数在115万人左右的无就业蛰居(Hikikomori)人士。 

的确,日本在战后几十年时间里与传统黑帮、恐怖组织、邪教、左翼游击队以及外国特务组织都有过激烈交锋,东京周边在20世纪80年代还一度以凶杀著称,这给了当时的日本电视剧以无数的灵感。虽然东京方面最终取得了胜利,但威胁还是从内部发生了。

环顾日本各大主流媒体,“纵火犯长期在网络上发泄负面言论”、“长期失业”、“携带40升汽油前往纵火”等细节被相次披露后,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各界不得不重新认识困扰该国的百万无就业蛰居人士的隐患。这种深藏于日本各地的安保威胁甚至远高于外来的恐袭隐患。 

就日本国情来说,无就业蛰居的苗头是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的。日本在此之后处在“泡沫经济”的崩溃期,此后的十几年不仅被称为日本的“就业冰河期”,更以“失落的10年”著称。 到2003年,这一现象逐渐引起了“日本劳动研究机构”等政府组织的注意。进而发现了日本当时可能有几十万15岁到34岁之间的蛰居者,他们长期拒绝教育、就业,依靠父母抚养维持生活。 但遗憾的是,这种现象在此后的十几年间并没有得到有效处理和应对,反而逐年恶化。 

到2019年3月时,日本内阁府提交的报告指出,在该国15岁到39岁的人群中,就有54.1万人选择不学习、不就业的蛰居状态;在该国40岁至64岁的人群中,有61.3万的相关人群,其中70%是男性。由于在后者的群体中,往往出现五十多岁的蛰居者要靠八十多岁的父母供养的局面,这一问题在日本又被称为“8050问题”。

当这一问题又和日本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混合在一起时,它的杀伤力就在逐渐加大。 一亿人口的百万威胁 对分析人士来说,日本的无就业、低收入人士以报复社会等方式采取无差别犯罪在21世纪之后并不稀奇。譬如2008年时发生在东京秋叶原“步行者天国”的随机杀人事件正是一起经典案例。 在这起案件中,一名失业人士先在论坛发帖预告犯罪活动,随后驾驶卡车,携带利刃,撞死并刺杀了7名路人,并造成10人重伤。

日本当局对此案进展的缓慢,以及案犯被判死刑却至今仍未执行的现状,更让外界为之哗然。当日本监狱也几乎因此成为罪犯的庇护所时,类似的事件就层出不穷。 

而在刚刚开始的“令和”时代中,情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2019年5月28日,一名现年51岁,长期失业在家的男子就突然在街头持刀砍杀路人,造成两人遇害,17人受伤。到6月16日,一名常住东京的失业男子竟前往二十国峰会(G20)召开前的大阪埋伏警察,抢夺佩枪。由于后者还持有证明其“精神分裂症”患者身份的保健手册,这使得警方虽然将其逮捕归案,但也无计可施。 

不难想象,在本次“京都动画”公司纵火事件发生之后,面对纵火犯的类似身份,日本各界就难免会想到要以激烈手段来解决问题。 譬如在2019年6月,现年76岁的日本农林水产省前事务次官熊泽英昭就因为听到其蛰居数十年的亲生儿子威胁“要杀死附近小学的孩子”,转而先下手为强,将儿子刺死后报警自首。尽管警方暂将其定为谋杀案,但这位前官员就在网络上赢得了民众的追捧。 有学者认为,无就业蛰居人口增多的情况反映了日本社会的现状。

日本人强调规则,个人的价值体现在遵守群体规则的能力上。蛰居人口则不然,他们因精神疾患、遭遇校园霸凌、找工作碰壁、无法适应职场等,觉得自己毫无用处,无法融入社会。 此前,日本的很多社会团体和政府组织已经开始把这类人群集中起来,组织培训,使之逐渐适应社会。

“京都动画”公司纵火事件有可能会让安倍为首的东京当局在奥运会前以更为积极或激烈的方式继续这一进程。潜藏在日本一亿人口中的百万蛰居者更有可能在这场惨剧之后得到某种救赎。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