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山东式资本黑洞

500

山东真的落后了吗?

前段时间,又有一篇来自山东的讲话在网上流传开来,是山东潍坊的领导的一篇万字讲稿,反思了潍坊在经济发展上存在的诸多问题。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去年就有一篇《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的文章在网上流传,也是山东官员的讲话,大致意思也是山东要在经济上迎头赶上,这样才不会落后,语气中的紧迫感很强烈。只不过今年是潍坊领导的讲话流传开来,也有这层意思在:山东在经济上已出现了落后迹象,要有紧迫感。

一而再的讲话里,紧迫感和危机感都很重,就好像山东经济真的很落后,不使劲抓经济就不行了一样。事实真是如此吗?

如果单以山东人均GDP和全国的对比来看,山东经济形势好像还挺乐观。山东目前还是全国第三经济大省,最近十年的人均GDP也遥遥领先于全国平均水平。

50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如果说山东人民穷得过不下去了,那肯定不对,山东比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发展都还是更好的。

不过如果和经常被与山东放在一块对比的江苏、广东、浙江三个经济大省相比的话,山东近几年人均GDP与这几个省的差距确实是在逐渐变大的。

50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而这次潍坊领导的讲话正是在组织相关部门对嘉兴、泉州、宁波、苏州、南通等五个南方城市进行考察学习后的讲话,其中提到,在考察之后,“不仅具有强烈的危机感,而且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危机感源于今天的差距,恐惧感来自五年、十年、十几年后的差距”。

所以很大程度上,山东领导们着急,是害怕未来差距越来越大。

然而从上面的折线图可以看出,山东和广东的人均GDP曾经一度缩小,在2015年后又重新拉大,说明山东经济相对落后是在2015年之后发生的,最近两年领导们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开始着急了。

那么,2015年之后山东省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领导都忧心忡忡?

血案背后的不良贷款

2016年,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始人苏银霞因欠下高利贷,被上门来讨债的涉黑团伙成员堵在公司接待室,遭受侮辱。苏银霞的儿子于欢目睹母亲被侮辱,愤怒地拿起水果刀将四名讨债人员刺伤,最终造成一人死亡,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于欢案”。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但这一判决结果在网上引起极大争议,人们认为是讨债人员恶行在先,而于欢是在保卫母亲,无期实在是判太重了。后来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欢故意伤害案二审公开宣判,以故意伤害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5年,维持原判附带民事部分。

“于欢案”影响很大,在网上引起了很多讨论,此案被评为“2017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这个案件的后续也是大快人心,“于欢案”背后吴学占涉黑团伙被打掉,终审判决主犯吴学占有期徒刑25年,其他成员分获20年到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然而,为什么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会去借高利贷呢?

这就是另一个引人深思的故事了。

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到,于欢的家人也并不全然无辜。今年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欢家人非法吸储案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而在一审中,于西明(于欢父亲)获刑4年、苏银霞(于欢母亲)获刑3年。

于欢父母等人于2014年9月至2016年6月期间,通过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在济南收购的山东正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人民币2508.85万元。

又是高利贷,又是非法吸储,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应该是很缺钱了。难道是在银行借不到钱吗?

事实并非如此。

一审时莱商银行聊城分行工作人员的证词称,源大公司于2014年3月份在莱商银行聊城分行贷款400万元,但这笔贷款到期后本息截至一审仍未还。

显然,这笔400万的贷款就成了一笔不良贷款。而在最近几年,山东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很快。

2013年底的时候,山东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还实现了“双降”,不良贷款余额648.06亿元,比年初下降43.45亿元;不良贷款率1.35%,比年初下降0.26个百分点。然而到了后面几年,连续多年山东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实现了余额和不良贷款率的“双升”。以下是2013-2017年的山东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增长量和不良贷款率的情况,可以看出,这五年山东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爬升速度很快。

500

数据来源: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五年间,山东的不良贷款余额从648.06亿元飙升到1813.2亿元,不良贷款率从1.35%增长到2.56%。2018年的报告还没出来,但是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山东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2630.6亿元,比2018年年初增加817.4亿元;不良贷款率3.41%,比2018年年初上升0.86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还在增长。

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加大杠杆,大力扩张

与很多人对山东国有经济占经济比重大的固有印象不同,山东的民营经济是很发达的,按省里领导的说法是,“民营经济贡献了全省50%以上的GDP,60%以上的投资,70%以上的税收,占市场主体的90%以上”。

然而,这些民营企业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不良贷款余额升高这件事上,山东民营制造业的贡献不小。

比如于欢母亲非法吸储案,有知道内情的人在接受采访时透露:

“有人认为源大公司和苏银霞、于西明是因为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无奈之下才非法吸储,这不是事实。真实的情况是,由于其经营失误——起先做钢材贸易,因价格波动幅度大做赔了,后期做轴承配件代加工,又不成功,超出企业正常的还款能力,想通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拆东墙补西墙,从民事上的失信行为,滑入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犯罪深渊,触犯法律,最后只能是自食苦果。”

这段话说明,源大工贸有限公司经营不善,又盲目扩大经营范围,才超出企业正常的还款能力。而这也是那些年里很多山东民营企业的缩影。

山东很多民营企业是“跨界”的,往往做到横跨很多个行业,不少与自己的主业关系不大。这样做的一大坏处是容易出现盲目投资,公司的风控做得不好。有时候项目往往是公司领导一拍脑门就上马,企业简单地想通过投资就能获利,很容易造成低水平投资和产能过剩。

盲目投资会升高杠杆率,如果经营不善,或是到了下行周期,就很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不良贷款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只不过是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公司,就造成了如此大的资金黑洞,山东那些年里还有一些比它还大的公司陷入债务漩涡,对当地经济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比如东营的山东天信集团有限公司,曾经是中国500强企业,然而根据21世纪经济报的报道,2008年开始,天信集团业务从纺织向冶金、有色金属和新能源领域拓展。

这可真是走“对”地方了。

从后来的市场行情看,铜业、钢铁市场价格下跌,还被作为落后产能驱逐转移;光伏产业则是产能过剩,补贴停止,被欧美国家课以高关税。信心满满的投资最后变成了一场烧钱的灾难。

经营不善、杠杆率高,跨业经营拖垮了天信集团。东营法院2月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在天信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中,有7家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其中负债最多的山东天圆铜业有限公司负债总额高达104.52亿元,负债率高达180.77%,其次为天信集团,负债总额为34.46亿元,负债率为104.46%。

最终,还是山东东营国资背景的东营鲁辰投资有限公司接手了山东天信集团有限公司。

担保复杂,风险传染

最终由国资接盘天信集团,也是不得已的,因为这些大型民企在地方上都是大而不能倒的存在了。

在山东,企业之间的互保非常普遍。这本来是在经济上行期增强扩张能力的地方潜规则,企业互相背书,能从银行搞到更多钱,迅速扩大规模,甚至涉足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但到了潮水退去的时候,复杂的担保机制就会让账目变成一锅粥,风控难度成倍增加。一家企业资金链断裂,很可能会通过担保链成倍放大,波及更多企业。严重的时候,能把一个县级经济体搞垮。

比如山东滨州邹平的齐星集团,深陷债务危机,就把邹平的另一家大型企业西王集团也牵涉进来了。齐星集团是一家跨多个行业经营的大型民企,经营范围包括铝产品深加工、铁塔、新材料、金融、地产等领域,是邹平的重要企业。2017年3月底,其债务危机爆发,涉及到的债务可能超过百亿元,国家发改委一度派出工作组急赴邹平处理。

西王集团曾经给齐星集团的担保有29亿,这一下子也就牵扯进了齐星集团的债务危机中。2017年3月底西王食品在A股股价大跌也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

500

后来西王曾按照邹平县政府安排、服从大局的要求对齐星实施托管,但中间过程一波三折,西王集团也曾因所需资金巨大而一度资金紧张。托管结束后,西王不再负责齐星的经营管理,未来最高承担2.9亿元,实际承担的金额会低于这一数字。

最终,有国资背景的邹平城建及其为重整齐星集团旗下二十七家公司设立的平台公司作为重整投资人,为齐星集团等二十七家公司重整提供61.6亿元偿债资金。而在重整计划到期后,中国信达投放资金收购齐星集团等二十七家公司不良债权超过60亿元。

可以说,幸亏当地政府与中国信达等多方协同合作,重组债务,防止危机沿着担保链继续传递,才让这场债务危机没有继续蔓延下去。即便如此,像西王集团这样的当地企业也受到了影响。

地方政府有动机保下大企业,因为一旦这些企业的危机爆发,就像是曹操的铁索连舟而行遇到了火攻,解锁都来不及,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这种连环雷,在经济上对一个县级单位可以是致命的打击,失业的工人又会成为地方的不安定因素,一定要及时避免。

国资及时做“最后贷款人”,也就割断了危机的传染,这真算是我们的制度优越性。

产业转型,任重道远

可是为什么近些年山东的民营企业屡屡爆发债务危机呢?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为了应对危机,经济刺激政策在那段时间出台较多。有些地方趁着危机清退落后产能,抓紧实施“腾笼换鸟”,在一段时间的经济阵痛后,经济增长又很快恢复——广东就是个较好的例子。

但是山东不敢这么干,地方政府保政绩的压力较强,谁也不想做腾笼换鸟阵痛期的背锅侠,更有可能为保住经济增长速度,干预银行放贷,让产能过剩的企业能够续上一口气。在这种氛围下,有些企业就会盲目乐观,过度投资,为不良贷款的形成埋下隐患。

等到2014年之后,经济发展逐渐进入新常态,产能过剩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以往的不良贷款问题也就在近几年集中爆发了。而山东省经济中的重工业比重较大,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占比中相对不足,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之下,经济放缓,以往积累的风险也就爆发了。

而且在前些年,山东省的直接融资力度一直不大,社会融资基本都靠间接融资,这就更容易推高杠杆率,积累风险。截至2015年末,山东银行业资产规模占金融业总资产的93%;银行融资占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比重为73.2%。

直接融资的缺乏,对难以从银行得到贷款的中小企业的发展很是不利,也不利于创业公司获取启动资金,所以山东的创业环境也一直不尽如人意。

潍坊的领导已经在讲话里提到了,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除了要为企业服务,也要坚决查处向企业乱检查、乱摊派、乱伸手行为。其实“亲”“清”新型政商关系里,政府也不要过度干预企业运作,造成市场扭曲,如果有些企业的落后产能要淘汰,也不要过多干涉。“高污染、高能耗”的、资源依赖型的、技术含量低的落后产能,本就应该淘汰。

除此之外,增加直接投资渠道,也是培育山东新产能的好办法,像风投等直接投资能够催化出具有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成长。

但是“腾笼换鸟”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是很难的,你很难保证笼子腾出来了,就有鸟能进来,笼子一直空着阵痛可就变成绞痛了。

任何地区的经济问题都是相当复杂的,山东的产业升级也还任重道远。

参考文献

李振国. 山东省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现状、成因及对策[J]. 中国经贸导刊(中), 2019, 921(02):49-50.

法制日报--2018年11月15日--案件--苏银霞非法吸储案庭审细节披露 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81115/Articel08002GN.htm?spm=C73544894212.P99766666351.0.0

化解齐星集团担保链困境 中国信达收购27家公司不良债权超60亿_证券时报网 http://news.stcn.com/2019/0715/15252357.shtml

独家:西王集团将“脱离”齐星危机 29亿担保金额将以不到10%资金解除担保 |新京报财讯 - 财经 - 新京报网 http://www.bjnews.com.cn/finance/2018/02/28/477193.html

独家:山东天信集团百亿债务危机峰回路转 东营国资、紫金信托等联手接盘 | 新京报财讯 - 财经 - 新京报网 http://www.bjnews.com.cn/finance/2018/09/17/505612.html

本回完

免责声明

站务

  • 观察员礼物《中国精神读本》领取指南

    诸位观友们,我们已经开放《中国精神读本》地址填写。你可以在观察者网PC端或者APP找到如下入口“赠送观察员《中国精神读本》”。APP端寻找入口简单粗暴的方法是重启,然后会出现弹窗提醒。或者点到“新闻”栏,在博尔顿辞职信这篇新闻下可以找到入口。观察者网PC版,可在“老师我想对您说”专栏下找到入口。点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