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解析刘正风“金盆洗手”事件——致所有想逃离体制的人(上)

500

喽哥常说,体制即是江湖。但是,喽哥今天想说的是,有时候江湖也可能是体制。

《笑傲江湖》中的五岳剑派就是几个已经严重体制化的江湖组织,而衡山派二当家刘正风“金盆洗手”事件就是一起体制中人迫切想逃离体制的案例。

话说武功高强、地位很高的衡山派二当家刘正风不顾江湖好友的善意劝导,不顾嵩山派的死亡威胁,执意要退隐江湖。结果自己的老婆、子女和徒弟全部被嵩山派杀死,刘正风自己也深受重伤,不久毙命。

刘正风为什么死也要离开体制?

按照金庸老爷子交代:刘正风是因为自己身为名门正教弟子却与魔教长老结交,为避免祸及衡山派,他决心退隐江湖。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刘正风甚至不惜自污声名,花钱买了个朝廷参将来做。金庸老爷子的解释自然合情合理。但是喽哥在反复细读之下,发现背后的原因远没有那么简单。

刘正风的逃离是因为有人不想让他留,同时自己也不想留、不能留、不敢留。

内外因素交织叠加,共同促成了著名的刘正风“金盆洗手”事件。

|NO.1| 有人不让留,再不离开就完了

事实上,刘正风“金盆洗手”事件最重要的推手来自衡山派内部。

首先来自掌门人莫大。书中以第三者的视角言道到(未经证实):刘正风武功盖过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师兄弟二人心存芥蒂,伤了和气。莫大先生因此逼着刘正风金盆洗手。当然,这段情由遭到了莫大先生的断然否认。

这就好比单位二把手的工作能力高过一把手,一把手怕二把手功高盖己,因此时时处处压他一头,结果将单位搞得乌烟瘴气。上级下来调查,大家都说是一把手嫉贤妒能。一把手却断然否认:“这都是赤果果的污蔑!”

其次来自衡山派众人。应该说,刘正风这个人还是有自己性格上缺陷的(至少在旁人看来是这样)。书中写到:

“平时早有人想跟他套交情了。只是他一不做寿,二不娶媳,三不嫁女,没什么交情好套。”

看到没,在别人眼里,刘正风其实是一个另类和奇葩,就好比,逢年过节大家都收收送送、礼尚往来,偏偏刘正风自命清高、标榜廉洁。若他只是衡山派一名普通干部也还算了,偏偏还是个“二把手”。他不贪不占、不请不送不打紧,底下这些小干部却受不了:平日里工资寡汤寡水,全指着娶媳嫁女、做寿办丧改善生活呢!于是:“我们都很敬佩您,但您还是走吧!”

掌门总压制、下属不待见,刘正风不走何为?

|NO.2|自己不想留,再不离开就废了

准确地说,刘正风是一名具备专业特长的领导干部。

他吹得一口好箫,属稀缺型音乐人才,有在音乐领域发展的志向。然鹅,这在以武功分高下的江湖中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受到了武林同道的轻视。就在他感叹没有知音的时候,结识了同样痴迷音律的魔教长老,两人一拍即合,决定抛却俗务专心研究音律。

这就好比刘正风有点儿文艺特长,时不时地搞个文艺创作。但是在大讲GDP的背景下,单位的人总觉得他不务正业。苦闷之下,他结识了体制外的音乐人,两人一拍结合,觉得联手组建音乐公司。有了下家,当然也就更加坚定了他走的决心。

此外,刘正风家底殷实,不差钱,缺少不得不留下来的动力。作为衡山城的首富,他家大业大,没有衣食之虞,早已实现了财务自由,在体制之外可以活得相当滋润,实在不愿意再留在体制之内受这些闲气和委屈,当个富家翁那得有多爽!

特长不想扔、体制不自由,刘正风不走何为?

|NO.3| 环境不能留,再不离开就疯了

刘正风想逃离体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所处的环境不适合再干事创业了。

首先,他的上级不作为、不担当,没法干工作。书中交代,掌门人莫大先生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年到头都在衡山之外云游,派中事务也不用心打理。这些俗务自然就都落到了刘正风的身上。刘正风作为二把手,干的多也不是,干的少也不是,进退失据,动辄得咎,实在是苦恼死个人:干好了还行,若干不好呢?谁都知道“出车祸时,死的都是副驾驶!”

这还不算,更无语的是,掌门人莫大还是一个没有担当、不能给下属扛事撑腰的人。别的不说,仅以这次金盆洗手大会中,他宁可让刘正风一家被嵩山派灭门,也不敢站出来为刘正风撑腰即可推知。你说,跟着这样的领导,刘正风还干个什么劲?

再者,他在体制内上升空间严重压缩,再待下去殊无必要。彼时,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正在大力推行并派计划。这次机构大改革之后,一方面,各派领导职数将会大幅压减,刘正风的二当家位置很有可能不保,被外部安插进来的人员替代;另一方面,并派之后,各派的自主权将更小,内部的活力将进一步丧失。综合研判之下,刘正风认为彼时的环境已经不适合继续待下去。

领导不靠谱、进步没空间,刘正风不走何为?

|NO.4| 情势不敢留,再不离开就老了

从属相上看,刘正风大概是属青蛙的。

彼时的已经严重体制化的江湖其实就是一缸温水,刘正风正泡在其中。这他面临的情势。

再泡下去,就该温水煮青蛙了。

刘正风虽然身居高位,且体制内的工作尚算光鲜稳定(至少外人看来如此),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二把手”,眼看已经是“天花板”干部,进步空间不大,发展机会渺茫。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着目前还不算太晚,赶紧挣扎挣扎、蹦跶蹦跶?

要知道毕竟行动越早,试错成本越小。否则,真等到体制这盆温水变成了开水,自己这只青蛙再想跳出去就来不及了!

自己越拖延、情势越严峻,刘正风不走何为?

正是想明白了这些关窍,衡山派二当家刘正风痛下决心,死也要离开体制。

500

(完)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