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扩大开放,第二次革命再出发

本文以“《面临大海,再沐春风》”为题刊发于4月1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望海楼”栏目。原稿写得比较直白,特别是关于长期的和平繁荣不可避免会孳生出一系列垄断性分利集团、汉武帝整治的内容,所以修订较多。很理解,毕竟是《人民日报》,立言不得不稳一点。这里贴出原稿全文。以后垄断性分利集团、汉武帝整治这方面展开论述的文章还是打算放《财经》杂志,可以写得汪洋恣肆一些。

从长期视角看,如果要给本周纷繁的世界经济选一个主题词,毫无疑问应该是来自中国的“开放”。在二战以来传统的自由贸易旗手主动挑起“史诗级贸易战”的漫天阴云里,在人们对这个超级大国背离多边贸易体系自行其是日益加深的担忧里,从博鳌亚洲论坛主旨演讲宣布一系列主动扩大对外开放举措,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宣布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中国以自己坚定的承诺,让人们看到了摆脱1930年代贸易保护主义与大萧条相互加剧噩梦的曙光。而对于中国自身而言,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主动大幅度扩大开放,也标志着中国“第二次革命”再度出发。

让我们回顾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第七章“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明确宣示了“以开放促改革”的思路——“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必须推动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加快培育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以开放促改革”。类似的表述,在其后的党代会报告和《政府工作报告》中,一再重复。

为什么要“以开放促改革”?从社会形态的发展来看,社会主义经济本质上就必然要求是一种开放经济。作为后发国家,中国在工业化起步之初不得不对本国市场实施了较高程度的保护,但这种保护不是目的,只是阶段性的工具;随着中国国内产业发展日益成熟,随着中国以远超世人预期的出色成绩克服一个又一个掣肘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与宏观经济稳定的“缺口”,客观上需要不断与时俱进,扩大对外开放,通过更大规模利用国际市场的投入品来保持国内制造业和其它产业的成本竞争力,通过分享中国成长的机会来引导外部贸易伙伴与中国市场、中国规则接轨,通过引进竞争压力的“鲇鱼效应”强化国内市场竞争,保持国内产业的活力。

站在更高层次上审视,“以开放促改革”的意义绝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是将波及全社会。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长期的和平繁荣不可避免会孳生出一系列垄断性分利集团,这种分利集团不是通过提高效率而在市场竞争中取得高于同业的收益,而是通过制定片面有利于自身的规则不劳而获攫取垄断性厚利,它的膨胀意味着整个国民经济效率的日益降低,它的坐大更意味着整个社会通过自我奋斗向上流动空间的缩小,意味着整个社会的日益僵化,甚至意味着对社会政治稳定的威胁。能否打破这种垄断性分利集团并有效遏制其复发,是决定一国和平繁荣能否持久的关键。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500

从这个角度来看,汉武帝执政时期的一系列举措,正是打破“文景之治”长期繁荣中孳生起来的垄断性分利集团,为大汉王朝上升至更高层次的“昭宣之治”开辟了道路;中共十八大以来的一系列作为,客观上也是打破了改革开放时期孳生的一系列垄断性分利集团。在此基础上,通过对内对外扩大开放,可以消除尚存的垄断性分利集团,抑制已被打破的垄断性分利集团复发,消除中国改革开放的暮气,为整个国家、整个社会注入新的奋斗朝气。

任何一个经历了长期和平繁荣的社会客观上都需要这种自我革新,但能够拥有这种勇气、决断与执行能力的社会很少;今日之中国表现出了这种可贵的勇气、决断与执行能力,得以开展“第二次革命”,得以在“第二次革命”40周年之际再出发,让我们、让全世界抓住这个机会吧!

(仅代表个人意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