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美国打叙利亚根本不是冲着俄罗斯,而是……

开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4月14日报道,特朗普宣布,美国决定对叙利亚进行打击。

500

对战争的担心已经遍布世界各大报纸头条和电视新闻节目,评论员都在讨论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包括爆发核战争。有媒体甚至发问:“猛男特朗普真的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美国,还有美国过去的宗主国,如今的小伙伴,在这一事件中上蹿下跳的英国,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他们真的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要共同维护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底线”吗? 

显然不是!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不等真相完全浮出水面呢?叙利亚和俄罗斯都声称东古塔地区杜马镇根本没有发生化武袭击,叙利亚政府也立即宣布邀请联合国进行调查。美英等到调查结果出来了,证据确凿之后再发动袭击,不是可以让全世界心服口服吗? 

那么,美英是不是要以这一事件为借口,武装干涉叙利亚内战,重演2003年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胜利”,扶植叙利亚反对派上台呢? 

也不是。 

在美国政府中,包括总统特朗普在内,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以及新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国务卿迈克·庞培等,都没有兴趣通过武力推翻阿萨德政权。特朗普不久前甚至说要完全从叙利亚撤出来,因为叙利亚的反对派四分五裂,只会从美国那里骗钱、骗武器,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更何况,要像占领伊拉克那样占领叙利亚,单靠空袭是完全不可能的,没有30万以上的地面部队,想都不要想。 

和腐败的伊拉克军队不同,叙利亚军队经历了多年的战火洗礼,更有经验也更加团结,叙利亚的多山地形也和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的伊拉克沙漠不一样,美军不可能在地面战斗中轻易取胜。 

如果美英真的发起军事行动,很可能也是像去年四月特朗普“即兴”用巡航导弹袭击叙利亚那样,尽管会给叙利亚造成一定的损失,但袭击过后,一切照旧,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最后,英美是要通过军事行动,迫使俄军撤出叙利亚,甚至令俄罗斯屈服,从此做美国温顺的小伙伴吗?

也不可能。 

无论是从国家尊严还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俄罗斯都不可能放弃叙利亚;无论俄罗斯人是不是“战斗民族”,这个民族的坚韧性和抗压性都是毋庸置疑的,希特勒兵临莫斯科城下都没有做到的事,特朗普的几枚巡航导弹如何能够做得到? 

俄罗斯的军事反击能力也不容小觑,真的打起来,美军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何况,对“硬汉”普京来说,如果在美英的军事压力下撤出叙利亚,那简直等于政治自杀。

既然如此,英美在叙利亚蓄意制造的这场危机,想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答案只有一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美英对俄罗斯舞剑,意在欧盟! 

500

逻辑是这样的:

由于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仅存的盟友,并驻有俄军,美英对叙利亚的围殴就相当于直接向俄罗斯脸上吐痰(想象一下如果俄罗斯轰炸驻有美军的韩国或日本,美国会做何反应?),而一旦俄罗斯做出激烈反应,欧洲的局势就会骤然紧张,德国及欧盟诸国,就不得不转身投入美国的怀抱,寻求军事保护。

对美国来说,这样的形势一旦出现,不仅可以加强的对欧洲的控制,还可以借机征收一笔数量可观的保护税,一举多得。 

更关键问题还在于,由于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在南海和中国海军对峙,通过《台湾旅行法》干预中国统一大业,中美之间摊牌的形势越来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担心的莫过于欧洲借中美对抗之机坐大,所以有必要先在欧洲制造紧张,把欧盟拴好在自己的战车上,再心无旁骛地转身对付中国。

对英国来说,自脱欧之后,在欧洲边缘化的态势越来越明显。

几百年来以来,英国的“霸主”地位,都是建立在欧洲分裂的基础之上,所以断不能容忍德国从容整合欧盟,眼看着自己沦为小伙伴。这可以解释英国为什么在“俄罗斯前特工被毒杀”事件上如打了鸡血一般亢奋,在根本不做调查的情况下,就联手美国裹挟其他西方国家,大肆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其规模甚至超过了冷战。由于普京以静制动,反应克制,美英没有完全达到目的,所以又转而在叙利亚联手挑事。 

对于美英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亢奋,德国总理默克尔虽非杰出政治家,但也看出一点端倪。她深知从俾斯麦时代开始,德俄的良好关系就是德国大国地位的基石,否则德国根本无力抗衡英美,威廉二世和希特勒都是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导致身亡国灭。 

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的种种原因,默克尔并不能公开反对美英,她只能客气而冷漠地表示“支持西方盟友的行动,但德国不会参与任何打击叙利亚政府的军事行动。” 

在西方当下的政治人物中,刚过不惑之年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年轻、没有经验、缺乏历史感。他并不明白,自1870年俾斯麦的德意志第二帝国击败了拿破仑三世的法兰西第二帝国之后,良好的俄法关系就是法国在欧洲平衡德国影响力的关键因素。 

法国在这次叙利亚事件中跳的很高,马克龙信誓旦旦地说“有证据显示叙利亚政权上周发动了化武攻击”,并表示要参与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行动——法国主要是出于对于德国在欧盟的“盟主”地位的嫉妒,但俄法关系恶化对法国没什么好处,法国最终会尝到苦头。

对俄罗斯来说,她的不幸在于,她已经被美国选定为吓唬孩子的“狼外婆”,因此无论俄罗斯怎样努力尝试改善美俄关系,都不会产生效果。

冷战之后俄罗斯历任总统均向美国伸出了橄榄枝,但是俄罗斯向美国的靠近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叶利钦时期,因为北约扩大,俄美短暂的蜜月期宣告结束;

“9·11”之后,普京抓住机会实现与美国关系的提升,但美国始终不愿意真正尊重俄罗斯大国地位;

2007年慕尼黑会议之后美俄关系的下滑,俄格战争爆发后完全陷入低谷;

2009年之后俄美关系的重启是奥巴马政府对俄外交的亮点,但是,随着梅普易位,俄美关系重启名存实亡;

乌克兰危机和克里米亚事件之后,美俄关系再次严重恶化。

500

推特上的叙利亚现场图

从俄罗斯的角度看,希望改善对美关系的愿望非常强烈。2016年底普京在年度大型记者招待会上曾暗示,俄罗斯不认为美国是侵略国,俄美应当为两国民众的福祉而交好。

但从美国的立场上看,美国缺乏提升与俄罗斯关系的深层次动力,无论是政治上、经济上还是战略上均是如此。俄罗斯出口的石油天然气、武器等美国不需要,俄罗斯国内市场投资环境又难以吸引美国投资,而俄罗斯目前的国力,又不会对美国真正构成威胁,所以俄罗斯做为敌人比作为朋友对美国更有利。 

美国的战略对中俄两国的国际战略都是一种考验。

对俄罗斯来说,区别对待美欧,尤其是美英与德法是绝对必要的,支持欧洲相对于美英的独立就等于强化俄罗斯的地位。 

对中国来说,必须意识到,俄罗斯之后,就是中国!坐看西方围殴俄罗斯,明哲保身是愚蠢的。中国必须拿出“负责任大国”的范儿,阻止任何国家以“莫须有”的罪名制裁或军事打击另一个国家,维护世界范围内的公平正义,如此才最符合中国的利益!

全部专栏